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极东】双生

#极东双生设定##菊耀向#

  “呜!”

  王耀使尽力气割破血猎的咽喉,妖冶绚烂的血之花绽放在逐渐褪去猩红的琥珀瞳孔里。

  拖着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痕,王耀扶着墙壁慢慢地向巷外挪动脚步。午夜时分,原本正是魑魅魍魉猖狂之际,此时却是霓虹灯闪烁,染亮了大半边的天际。

  拜这刺眼的灯光所赐,吸血鬼最佳的伪装——黑暗——被层层撕裂,以往能够悄然无息的猎食如今在强大起来的血猎围剿下危险不堪。

  “血猎……呵,我王耀如今也要沦落得如此不堪了么……”

  目光虚晃,眼前蒙着一层光网一般模糊不清,却又如此清晰地映照出几张孩童纯真的笑颜。

  以及背后那道伤痕汩汩流出的刺目鲜红。

  酸软疼痛的双腿已经再也支撑不住了身体的重量,颓然地跌坐在地上,靠着冰冷的墙壁,吸入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咸腥肮脏的颓靡臭味。

  “哒…哒……”耳边飘忽地传来了脚步声。在这嘈杂喧闹的闹市一角,这脚步声仿佛自然而然地隔着一个世界,那么清冷。

  又那么寂寞。

  “唔……嘶……哈,是你啊。”挣扎着睁开眼看清了来人,王耀冷然一笑,从发涩的喉咙中扯出的声音异常沙哑。

  “……嗯,是在下呢。即使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能认出在下来,不愧是耀君呢。”

  本田菊微笑着欣赏王耀狼狈不堪的模样,双眸触见右肩上那道深得几乎可见阴森白骨的伤口,冷如寒星的墨眸陡然一沉,面色蒙上了一层阴翳。

  “耀君身上的伤……是哪位先生如此好的身手,能让耀君您背负这么重的伤呢?”

  让他负伤?

  王耀轻哼一声却扯动了伤口,瞬间不屑的笑与龇牙咧嘴的痛苦扭曲成了一副滑稽的表情。

  本田菊是无心欣赏了,只阴沉着脸逼近王耀,一遍遍地追问:
  “在下在问您,是、谁、让、您、负、了、伤?”

  王耀装着听不见,扬起脖颈抵着墙壁,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本田菊眸色一闪,伸出左手猛然捏住王耀的下颏,迫使他睁开眼睛正视着自己,一字一顿地威胁道:

  “耀君,在下觉得您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身为血猎组织的最新一位S级成员,在下完全有能力,决定晓梅、濠镜先生和嘉龙他们的性命。您觉得呢?”

  王耀即刻睁开眼睛,死死地瞪着本田菊,本来应如醇厚美酒般琥珀色的双眸蕴藏着似乎要喷发而出的仇恨,一丝猩红仿佛地狱使者盘旋在瞳孔中,马上即将扩散至整个眼眸。

  “本田菊,湾湾他们与你什么仇都没有!你怎么敢拿他们的性命作威胁的筹码?你怎么敢?!”

  歇斯底里地大吼着,王耀揪住本田菊的衣领。背后的伤口和全身的瘀青在叫嚣着向他反抗,但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在驱使着他不顾一切地仇恨眼前这个人。他的弟妹、家族、子民……还有曾经那个谦恭温良的孩子,都是被夺走的!被眼前这个披着温顺羊皮的男人!

  本田菊任由王耀撕扯着自己的衣衫,将仇恨全部发泄在自己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耀终于累了。抬不起手,身体仿佛要散架一般,哪一个细胞都不为自己所用。

  他就只看着本田菊,目光凄冷,似乎冻结着一块永远融化不开的寒冰。

  本田菊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他额前散乱的发丝,抚上精致美丽的面颊,如情人般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下轻柔的一吻,深情地呢喃着:

  “耀君……请不用因为恨在下而这样伤害自己……我们本是双生,您的痛苦、愤怒与仇恨,都毫无遗漏地充斥在这颗心里。”本田菊轻点心口,抱住王耀如温柔的情人一般低语,连目光也泛着柔情。

  王耀的眼神微不可察地泛动了一下。是啊,他与他本是双生,自己的心情,瞒谁都不可能瞒过本田菊。

  他最疼爱、最舍不得的人呵……。

  嘴角扯起一个苦涩的弧度,酸痛的眼角此时渐渐泛上了水光。

  到底是什么在将你我的命运这般愚弄……?

  “菊……”他近乎脱力地吟出一个音节,感到轻轻拥抱自己的人身体一僵。

  “是威尔克……我不想…让你为难……”

  威尔克·杰姆斯克鲁!

  本田菊蓦地瞪大双眸。他认得这人,身为一个B级成员,平时在组织中奉承讨好着A级与S级成员,但却也与其等级以下的成员相处融洽,更经常有几个跟他一起的狐朋狗友。他也来巴结过本田菊,只不过本田菊向来不喜与人打交道,因此也就没怎么接触过这人……

  呵,打主意打到耀君身上来了么……

  本田菊眸光一冷,手上不由将王耀环得更紧。

  “……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耀君。”本田菊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着语气对王耀道。语毕顿了顿,轻抚着王耀脊背的手缓缓移到了他的右肩,低声对王耀道:
  “耀君,请让在下帮您疗伤吧。右肩上的伤口很麻烦,而且……您也够不到吧?”

  没有回答。本田菊静等片刻,就快以为王耀累得睡着了,耳中才飘进一声微弱的“嗯”。

  哈……本田菊几乎想轻笑起来。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

  也一如既往的孤独。

  没有耽误,本田菊将手探到王耀的衣扣,一颗颗地解开。鲜艳如血的火红色丝绸衣料下,细腻光滑的肌肤近乎苍白,只有右肩处那一道即将凝固的伤口散发着铁锈的腥气。

  本田菊心里更咬牙切齿地惦记上了那个叫威尔克的倒霉蛋,手上却一点儿都不敢加重力气。轻轻地将王耀搂进怀里,本田菊低下头,伸出舌尖,轻缓地蹭了蹭伤口的周围。

  王耀窝在他怀里闷哼了一声,双肩轻颤。本田菊右手抚着王耀突出的脊骨,左手扶住王耀,舔舐着伤口的深处。唾液混合着未干涸的黏稠血液粘连在伤口周围的肌肤上,原本深可见白骨的伤口开始缓慢地修复,细胞仿佛得到了成倍的养分,更加卖力地活动着,恢复着伤口。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当伤口渐渐愈合,只剩下一片淡粉色的新生长的嫩肉,本田菊看了看怀中已经沉入睡梦,呼吸平稳的王耀,将自己身上的外套套在王耀残破的衣衫外面。然后注视着王耀许久,俯下身,缓慢又坚定地在那双垂涎已久的柔嫩粉唇上留下了印记。

  “Yo~本田你可真是闲啊,Hero我都为了任务放弃了与亚蒂在一起的大好时光,你倒是扔下职务来这儿看媳妇儿了~?”

  背后传来开朗的戏谑声音,本田菊没回头,目光仍流连在王耀恬静的睡颜上。

  “琼斯先生吗。很抱歉在下没有履行职务,过后必定会尽数补上的。”

  “啊不……本田你别介意啊,反正这家伙最后也扔下任务了……”

  与阿尔弗雷德不一样的磁性嗓音。看来这是连柯克兰先生都难得地翘了工作了。

  本田菊不仅莞尔。看来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负数这句话倒是挺准的。

  阿尔弗雷德一副ky样笑着,绕过本田菊想要去看王耀。

  “话说回来,Hero我还没见过本田你心上人是谁呢,你别挡那么严实啊Hero我都看不到他的脸……了……诶诶诶诶——本田这不是你向Boss提出要剿杀的目标吗?”

  美/国大男孩惊讶了一瞬恢复了正常,反正他之前为了“捉拿”前·黑道老大亚瑟·柯克兰先生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真是跟本田菊一模一样。

  “哦哟……时间也差不多了,在下是该回去了。”

  本田菊抱着王耀站起身来,看着阿尔弗雷德,噙着有礼又疏离的微笑。
  “那么,在下要去把耀君安顿好了,恕在下失礼先告辞了。”

  说罢绕开两人走向巷外一片红灯酒绿,走出几步,突然顿住了脚步,转头看向亚瑟与阿尔弗雷德。身后的霓虹灯光与此时本田菊冷冽的眼神相渲染,显得冰冷诡异。

  “柯克兰先生,琼斯先生,两位认识一位姓杰姆斯克鲁的先生吧?”

  “嗯?你说威尔克吗?Hero当然认识啦!他可是给Hero带过hamburger的好人呐XDDD~☆”

  “呵,也就你个baka会觉得那个心怀鬼胎的家伙是个好人。”

  “两位认识真是太好了。”本田菊微微一笑,神色却让人不寒而栗。“那么……在下希望,明天回到组织的时候在下不会看见这个人,或者说……永、远、看、不、见。”

  “就这样,麻烦两位了。在下告辞。”

  阿尔弗雷德看着本田菊离去的背影,打了声口哨看向亚瑟:“wow~本田这么可怕的样子真是好久没见了呢~不知道威尔克是做了多么不是人的事儿才惹怒了本田呢~”

  亚瑟抚了抚额角,捏捏自己的太阳穴:“不管怎么说,得罪了本田,那家伙也没法再活在世上了吧。”

∆∆∆∆∆∆∆∆∆∆∆∆∆∆∆∆∆∆∆∆∆∆∆∆∆∆∆∆∆  

  远离闹市区的郊外旅馆里,本田菊将王耀安置在床上,抬手挑起王耀颊边散落的一缕青丝,递到唇边轻轻亲吻着。

  月色皎华,润如珠白,流入小房间拂着床上可人的面颊,亲密地描摹着王耀的眉眼肌肤,竟是看得本田菊微微晃神,又些许嫉妒着这月光了。

  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来是Boss传来的简讯。

  不舍地松开手中的发丝,退到门口,回头望了一眼正浴在月光下的人儿,最终转身踏入了黑暗之中。

  房间内,床上的人儿幽幽转醒,琥珀美眸,灵光闪烁。

  从未恨,从未厌过。

  曾恨自己堕入黑暗而你背弃自己选择光明,而最终我安然沉眠于皎皎月光下,你却替我踏入黑暗的深渊。

  你我本为双生,光暗无从分辨。

  无论是爱与恨,已经,早就相惜相生,无可分离了啊。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