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大概死了,不要关注。

【环壮】小鸟游返祖种研究所纪事(二)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二(。)

⊙三估计不会有了x

————————————————

  小鸟游返祖种研究所是最近几年成立的研究所。虽然财力人脉资源抵不上其他大城市的研究所,只能据守九川小城远海区的一座岛屿,但是业界无人会轻视它的能力。

  有负责项目的研究员正常到岗时间是早六点整,但是由于研究对象的殊异性,许多研究员甚至是睡在研究室以防止意外状况。

  虽然一开始情绪并不温和,但在做出“照顾四叶理”的保证之后,四叶环的状况日趋稳定。能够与人类正常交流的他同逢坂壮五相处还算友好,总之在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逢坂壮五终于敢短暂地打开防护门进入模拟区域内直面这只心理年龄似乎完全没有跟上发育程度的青年猛兽种了。

  “早上好,环君。”

  年轻研究员温柔典雅的笑脸出现在玻璃层外,一边开启防护门一边向他问好。

  “昨天睡得怎么样?你说模拟丛林深处有点太热了所以我调低了中心温度,还习惯吗?”

  “唔,没问题。但是这里不是丛林,所以,没能贪睡。”

  四叶环盘腿坐在模拟区青草如茵的矮丘上,看着逢坂壮五打开最后一道门走进来,与他保持着一小段距离并排而坐。

  “壮壮,每天早上都来得好早。而且十五道门不能一下子全打开吗,好麻烦。”

  “环君还是有点不习惯这种环境吧,每天都醒得这么早。所以我也得早点来才行啊。”逢坂壮五已经习惯了四叶环跳脱的说话方式,逐个回答他的话题,“门是必须一道道打开的,毕竟也有非常危险的研究对象……不过环君很厉害哦,数据补全之后只要证明与人类具有高相似度,大概马上就可以申请到自由活动资格了。”

  “厉害什么的……嘿嘿,也没有啦。”四叶环抿着嘴也没能压下唇角,窃窃笑了一会儿,才继续问道,“自由活动资格……是什么?是说我可以从这里出去吗?”

  “是的哦。毕竟返祖种与人类的界限还很模糊。返祖种研究所会对捕获的返祖种进行研究,但是如果是与人类相近的返祖种也可以通过申请得到资格证,登记后就获得了拥有与人类同等权利的保证。”逢坂壮五顿了顿,笑着补充道,“当然,环君得到资格证之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如果你愿意,在那之后带理去试着申请一下也可以哦?成功之后你们俩甚至可以到人类城市里去生活——只要不被发现是返祖种。”

  “听着好像不错……不知道理会不会喜欢在一群人类里生活……”四叶环托着下巴自言自语,头上的狼耳有频率地抖着,身后一条长而粗壮的尾巴小幅度扫动,将青草撩得七扭八歪。

  逢坂壮五盯盯他的头顶,又望望他身后,激动得几次欲言又止,最后颤抖着低下了头。

  外形毛绒绒的却处处彰显出绝伦力量感的样子太迷人了……前身为灰狼且破坏力智力双S级的年青猛兽种的耳朵和尾巴……天然与野性并存的感觉简直完美到极点!!啊糟糕好想摸……

  “壮、壮壮?”四叶环注意到身边人身子发抖,发现他捂着嘴低下头而不由疑惑,“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我去抓野兔,每次生病吃那个会好得很快。虽然我最喜欢的是你们人类的那个叫布丁的软软的东西……”

  “环君。”

  逢坂壮五猛地抬起头来,严肃地直视他的眼睛。

  四叶环一惊:“啊?”

  “我会去给你买布丁的所以一次就好能让我稍微碰一下你的耳朵和尾巴吗!!”

  “诶——”

  四叶环拉长尾音,似乎很为难地左右瞟了眼,思考了很久才终于下定决心地点点头。

  “耳朵……可以。但是要给我买最贵的国王布丁!十个。”

  “非常感谢……!”

  逢坂壮五庄重地坐近了一些,盯着四叶环伸来的尾巴和微微低下的毛茸茸的脑袋上晃动的狼耳,抬起了颤抖的双手,放在了灰白色的耳朵上。

  在感觉到柔软温暖的触感的一瞬间,逢坂壮五仿佛听到了来自天堂的福音。

  耳朵的形状十分完美,耳廓处的绒毛细软且洁净,耳背毛发短而整齐,顺着摸过去简直就如最高级的丝绸锦缎一般,自然所造就的兼顾人类智慧与兽类特性的种族,真是太令人惊叹了……

  逢坂壮五沉迷在与返祖种亲密接触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注意对方低下的脸上害羞与纠结混杂烧成了一片红晕。

  ……理说耳朵和尾巴是要给交配对象摸的,但是人类又没有这种认知。壮壮开心我也能吃到布丁,这样就好了吧。



  防护门开放的时间结束了,逢坂壮五心满意足地走出模拟区,恢复了隔着玻璃与四叶环对话的模式。

  “差不多时间也要到了,今天来补全剩下的数据吧。”逢坂壮五拿起档案夹,在数据表格上划了几笔。

  “还剩下判断力和社交能力吗……只是几个简单的像游戏一样的小测试,很快就结束了,不用紧张。”

  正如逢坂壮五所说的,测试过程并没有什么意外。四叶环几乎是毫无困难地通过了测试,然后催促逢坂壮五去买国王布丁。

  “只要焦糖味的!自己呆在这里太无聊了,壮壮快点回来哦!”

  逢坂壮五在门关闭前回头向他笑了笑:

  “好。”



  九川小城虽然不大,也并不算繁华,但气候温暖环境优美又是港口城市,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和来此定居的想要悠闲生活的人。

  卖国王布丁的店铺开在市中心,就算坐直达的公交车也没有节省多少时间。

  逢坂壮五买好了布丁到九川港打算搭船回岛时,意外碰见了相熟的面孔。

  “和泉さん……你们好。”

  和泉一织与和泉三月在码头附近的糕点店门口看见了他,和泉三月热情地挥了挥手,和泉一织则点了点头。

  “壮五——好久不见!你刚来的时候碰过面,从你负责项目起就没见过了吧?”和泉三月带着弟弟走近,两人手里都捧着鼓鼓囊囊的牛皮纸包装袋。

  “是啊,那个项目区域和你们的研究室不同,很少能碰面呢。”逢坂壮五与他交谈着,注意到了两人手中的东西。

  是刚才那家店的甜点和……三月为什么买这么多动画周边?

  和泉三月顺着他的视线,匆忙解释道:“是Na……我的和一织的研究对象要的东西,不是我们要买的。”

  和泉一织在一边深深地点了点头,随即也注意到逢坂壮五手中的塑料袋。

  “国王布丁……?逢坂さん,能吃下这么多吗?”

  “啊不是……这个,是我的研究对象要的。”

  “呜哇……”

  三人面面相觑片刻,同时露出了复杂的微笑。

  “真是被支使得团团转呢,我们三个。”

  “说的是呢。”

  “是啊。”



  船开动之后逢坂壮五与和泉兄弟直接坐了甲板的座位。夕阳刚好缓缓贴近水面,给波光涂抹温暖的余晖。

  “说起来,这次我们被分到的应该都是刚送来不久的返祖种吧?”

  和泉三月性格热情,自然而然地打破了沉默。

  “壮五的据说又是猛兽种,很辛苦吧。不过大家对你上次的项目报告评价相当高,真是了不起呢!”

  “不,我论资历尚浅,比不上您,论研究所需的理性思维又比不上年纪还这么轻的一织……我才是应该敬佩两位。您几年来完美完成许多项目的事情我有听说,这次一织这次不是也分配到了双子返祖种的项目吗。”

  “壮五太拘谨了啊,敬语什么的……”和泉三月随意地拍拍他的肩膀,“放松点嘛,叫三月就好了。壮五不也是被所长亲自邀请来的吗?这就足够证明你是很优秀的研究员啦。”

  “我也这么认为,逢坂さん。”

  和泉一织讲话时的语调冷静且严肃,让人一听便会觉得“这是研究员啊”。

  “而且那对双子……怎么说呢,虽然是很稀有,但是实在有点让人头疼。再加上还是海妖种,只能通过单向交流来表意。”

  “海妖种?!那不是极难捕获的吗!”逢坂壮五即刻兴奋起来,头顶两缕顺服的发丝精神地微微翘起。

  “请、请不要这么激动逢坂さん……”和泉一织有点难以招架这种研究狂热派,下意识往后靠了靠。

  “怎么说呢,外形上也就是童话里人鱼那样的吧,不过不是雌性。以人类审美来讲还算五官端正。”

  “真是cool and sharp的发言呢一织,你第一次见到那个海妖弟弟的时候明明眼睛都看直了呐。”

  “唔!我没有,哥哥请先不要说话……!”

  “咳……”和泉一织试图无视兄长憋笑的神态,将手放在唇边清咳一声,“继续说。外形上也就这样,但是性格真的……特别是那个哥哥,真的太恶劣了。”

  “恶劣?是指情绪很狂躁不愿意配合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理解那种痛苦。

  “不是那种……”

  提到那位海妖哥哥,逢坂壮五惊奇地发现这个一向冷静严肃的后辈脸上出现了接近扭曲的表情。

  “由于海妖种天生能够通过声音达到某些目的,我暂时不能冒险开启双向交流,也就无法测试语言类的数据。每每我试图用单向交流向他们俩传递信息时,那个海妖种总是‘好巧不巧’地张开嘴似乎是在跟他弟弟说话——只要他这样做,那个海妖弟就被那副温柔到虚伪的表情迷得神魂颠倒,完全不会听我说话!然后那个海妖就会隔着玻璃向我投来一个……那种挑衅的眼神!”

  “那对双子绝对是智力S级而且有语言能力的返祖种,然而仗着我的顾忌一直一直给我使绊子,太令人火大了……!”

  “所以说到底一织你只是在气海妖弟弟不理睬你的话吧?”

  “不是!!”

  和泉三月对口是心非的弟弟眨眨眼:“承认吧承认吧,你这一袋子甜点有三分之二是买给弟弟的吧?”

  “不是!大部分是那个恶劣海妖要的。”和泉一织坚决地反驳,撇开眼低声自语,“因为弟弟那只的健康管理似乎不太好……”

  “一织与自己的研究对象似乎相处得很好呢。”逢坂壮五温柔地笑着,摩挲了下手里沁着布丁凉气的塑料袋,“我的研究对象,虽然是猛兽种,但是意外的好说话。看起来跟一织差不多大,心理上完全就是个随心所欲的小孩子。”

  和泉三月插口道:“智力等级也是S级?”

  “是的,也是S级。”

  和泉三月一脸惊讶:“我家的下流天鹅也是S级智力!现在的S级智力返祖种已经这么常见了吗?”

  “上周我有看见关于物种进化进程现阶段分析的论文……确实是有说返祖种的智力等级在逐步提高,也许再有百年,所有返祖种智力都会进化到与人类相近也说不定。”和泉一织解决了和泉三月的疑问,话锋一转:

  “不过哥哥,‘下流天鹅’……?”

  “啊,啊那个……”和泉三月面上微烫,仿佛要掩盖一般揪了揪额前的碎发,“只是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吻了我的手,之后就调侃一样地这么叫了……不是什么糟糕的返祖种哦那家伙!”

  和泉一织僵硬地说:“会让哥哥露出这种表情的家伙已经很糟糕了。”

  逢坂壮五在另一边保持中立的微笑。

  ……一织的表情虽然没有变化但是莫名透出冷意呢。



  船开进码头停靠,三人下了船各自乘车回到自己的研究室。

  逢坂壮五匆匆赶回研究室,想要将布丁交给四叶环时,青年已经坐在地上背倚着玻璃睡着了。逢坂壮五走近玻璃低下头,能看到发丝遮掩下安静阖上的双眼和因为放松微微张开的嘴。

  从岛上到九川买东西再回来果然时间还是有点长吗……到睡着为止一直在等我呢,这孩子。

  在没有察觉的时候,温和的笑意攀上了逢坂壮五的面容。单薄而厚实的防护玻璃外,寂静清冷的研究室内,俯身望下的研究员静静注视着玻璃层内与花草丛林一同呼吸着的猛兽,一点一点消磨着时光。

  环君要是醒来了没有看见布丁会不开心的吧……

  虽然已经可以离岗了,果然今天晚上还是睡在这里吧。

【环壮】小鸟游返祖种研究所纪事(一)

⊙CP:四叶环x逢坂壮五

⊙设定是部分人类研究员在秘密进行返祖种研究,并不为大多数人知晓。五作为研究员被分配到研究四的项目。

⊙只管爽不管填。后续二三四什么的,是没有的。_(:з」∠)_

⊙已经是咸鱼了球球大家取关吧港真的……

——————————————

  空气很静,也很喧闹。

  逢坂壮五放轻脚步又尽量大步地走向长廊尽头。推开所长办公室的门,小鸟游音晴在办公桌后笑眯眯地等待着他,一左一右是小鸟游纺和大神万里。

  “常规研究员I1005号逢坂壮五报到。”

  逢坂壮五报上编号,在桌前的八角地毯中心站定,身子笔直。

  小鸟游音晴揉了揉KINAKO——一只外表与普通种白兔极其相似却至今没能辨别物种的不明个体,笑容和善:

  “哎呀——不用那么拘谨哦逢坂壮五君,你的资料我都很清楚。从来到研究所起表现就一直很出色吧?上一个长期观察项目报告也很完美哦。”

  

  小鸟游纺与大神万里不约而同地表情扭曲——

  “说到这个,把一只数据极端不稳定且智力等级D-的猛兽种分配给新人,你是怎么想的啊爸爸?!”

  “而且破坏力还是A级别……我们用的十二层抗压特质纤纳米玻璃都被打碎了五层啊所长!再这样下去经费会赤字,就算侦察组发现了什么稀有返祖种也绝对不会让我们来负责了!”

  “啊……嘛,两个人都冷静点。  ”

  小鸟游音晴姑且安抚了两人的情绪,重新转向逢坂壮五:

  “来说正事吧逢坂壮五君。你的下一个项目已经准备好了哦。”

  逢坂壮五不自觉更挺直了脊背。

  ——为了成为返祖种研究界传说「ZERO」那样的研究员,舍弃了冰冷的家族桎梏而来到这里,无论如何都希望证明自己。

  小鸟游纺将档案夹递到逢坂壮五手中,鼓励地微笑了一下。

  逢坂壮五些微忐忑地打开封夹,表头下是一张镜头明显处于动荡状态的模糊照片和列着基本数据的表格。他细细地翻看两遍,眉间浮现出疑惑与惊诧。

  “所长,这是……?”

  “没有看错哦,逢坂壮五君。”小鸟游音晴向他点点头,“你这次的研究项目对象是一周前刚刚在北部丛林里捕获的猛兽种,似乎是因为负伤才会成功捕获。但是救回来之后却极端狂躁,不配合任何数据测试。”

  所以基本数据栏中全是“未知”啊。

  “这毫无疑问是一只破坏力极强的返祖猛兽种,而且初步判断其前身应是普通种长毛灰狼。各种意义上都不是个容易完成的项目,万一智力等级低下的话,就像之前的猛兽种一样,研究中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逢坂壮五君,你愿意接受这个项目吗?”

  逢坂壮五冷静地抬起头:

  “荣幸之至。”

——————————————

  接下项目后,由小鸟游纺领他前往研究对象所在的模拟室。

  “壮五之前的研究对象也是猛兽种呢。”年轻的女事务员随和地与他搭话,“那么一只智力等级低下的猛兽种,分配给刚进研究所的你真是不好意思……虽然这句似乎很多余,不过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不会,虽然过程波折了些,但是没有严重的麻烦哦。”逢坂壮五微笑回应她,一贯的温和耐心。

  然而回想起那与每天不是砸玻璃就是对着玻璃外的他张嘴吼叫的人形野兽朝夕相处的五个月……即便逢坂壮五一向认为不应该将返祖种与人类彻底划开界限,但是低智力返祖种的确有待商榷……

  小鸟游纺从他眼中看懂了那一言难尽,笑了起来:“就算这么说其实也很辛苦的吧。这次的返祖种基本数值都不确定,壮五的项目一开始就需要将所有数据补全。”

  小鸟游纺说着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啊哈哈果然这次的项目比上次甚至要难……”

  “没关系的,交给我吧。”

  谈话之间,目的地已经达到。小鸟游纺上前一步操作指纹认证,随后让逢坂壮五录入自己的指纹。

  “指纹录入后再验证就可以了。有什么需要的资料可以自由出入图书库翻阅,研究上的问题可以去01号室找一织讨论。虽然年轻,但他也是返祖种研究领域的良才,这次被分配到了一对稀有的双子返祖种呢。”

  “那么就这样,我先行一步了。”

  “好的,辛苦了。”

  逢坂壮五微笑颔首。识别完毕后安全门应声而开,展现在逢坂壮五眼前的是紧张且严肃的局面。

  “紧急修复,快一点!”

  “正在输入COPY数值……不行,它破坏速度太快,再生速度跟不上!”

  “那就加固剩下的十五层!情绪安抚呢?”

  “不行,对象处于狂躁状态,单向交流难以完成。”

  “可恶太难搞了这只……咦,你是?”

  逢坂壮五回过神来,挂上温和的微笑,步入研究室内。

  “我是新分配来的研究员逢坂壮五,主要负责这个项目……”注意到满室的人似乎没有耐心听他自我介绍下去,逢坂壮五扫了一眼模拟区的玻璃。

  巨大的蛛网状裂纹嵌在其上,还在继续扩大。顺着纹路向蛛网中心追溯,看到的东西让逢坂壮五小小地吃了一惊。

  是个青年。看上去只有人类十七八岁的样子,发丝与眼瞳都是天蓝色,唯一与人类区别的是头上的狼耳和一条长尾。

  “……这就是这次要研究的返祖种……”明明瞳珠很清澈,眼神却这么暴戾,果然会是难以攻克的难题吗。

  “那、那个!”方才负责单向交流的人员一路小跑过来,“是负责这个项目的逢坂君是吗?既然你来了我们这些临时接管员就可以撤出了。模拟区域里的就是你的研究对象,详细情况需要你自己观察记录,但是由于情绪不稳定它已经开始破坏隔层玻璃了,请想想办法控制住他!就这样!”

  “啊好的我会努……”

  逢坂壮五想要鞠躬对交接表示感激,然而整个研究室的人已经走得无影无踪。

  “……力的……啊哈哈,真可怕呢,猛兽种。”

  逢坂壮五无奈笑着走到控制台边,刚输入防护层再生修复的指令,眼前已突然一闪——抬起头来,最内层苟延残喘的防护层已经碎了一地。

  这种面积和强度的防护玻璃,如果不是每层之间都夹带真空层,产生的噪音估计会响彻研究所吧……果然破坏力是A+或者S级别的。

  逢坂壮五快速分析着数据,手上还在操作。破碎的玻璃已无法,只能再将其余十五层一一加固,确认这次更加难以打破后,走到交流设备前打开了单向交流。

  “抗压玻璃碎片掉在地上,踩到会很危险。即使割伤流血这边也难以处理。所以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请不要靠近那些碎片好吗?”

  逢坂壮五放慢了声音,尽量让每个字吐音清晰。他并没有期望这只返祖种用语言回应他,毕竟智力等级达到A级以上的返祖种极其少见,小鸟游研究所这种规模的研究所更是不——

  就在他这么想的一瞬间,蓝发青年似乎迟疑了一下,然后抬起脚掌翻过来,仔细地看了看。

  他在看自己的脚有没有被碎片割到……?

  他对这句话有反应?!

  逢坂壮五再次打开单向交流,试探地问道:“我的话,能明白意思吗?可以的话请暂时不要激动,我会去理解你的意愿。现在稍微在原地待一下,好吗?”

  破坏着的猛兽种动作开始犹疑起来,不知是未能听懂还是在思考这句话的可信度。逢坂壮五关掉设备跑向模拟区域,发现他慢慢地小心地走近玻璃,随着抬起手的动作指甲渐渐尖利,抵在玻璃上缓缓移动。

  逢坂壮五怀疑模拟区域内草木此时的颤动不是因为模拟而成的气流,而是指甲划过玻璃的刺耳音波。他到达玻璃另一面时,青年已经放下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他抬起头去看玻璃上留下的痕迹,愣在了原地。

  「要出去」

  三个大大的歪歪扭扭的文字印在玻璃上,为了让逢坂壮五看懂,写的是反体。

  能理解语言甚至懂得文字的返祖种……?

  逢坂壮五深吸一口气,身体微微颤抖着,难以抑制兴奋。他飞快地打开模拟区附近的双向交流设备,握住话筒:

  “你理解我的话对吧?!那么能够用说话的方式与我交流吗?虽然暂时不能让你从这里离开,但是我或许可以帮助你!”

  玻璃另一端的青年失望地耷拉下耳朵,四处张望了片刻,朝向模拟器内置的交流媒介张开口:

  “我——想出去——让我出去——不然玻璃全都打破——你听到了吗——”

  不同于那五个月中隔着真空层注视对方发怒狂躁的束手无策,这次有声音顺着电波清晰地传达到玻璃这端,传达到逢坂壮五耳中。喜悦在一刹那弥漫开来,他觉得自己的声线已经无法保持冷静了: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哦!不用大声说话也可以,很清楚地听得到!”逢坂壮五压不住频频挑起的嘴角,望向玻璃之内青年的目光透露出狂热与痴迷:“太完美了,破坏力与智力都达到这么高程度的猛兽种,近看的话连面貌和体型都与人类的相似度极高,这绝对是目前发现的完成度最高的返祖种之一,可惜其他数据都太模糊否则一定会是让研究界大开眼界的存在……”

  “不要嘀嘀咕咕的啦——”

  青年忍受不了地砸了两下玻璃,直接冲着对面的逢坂壮五大喊:

  “我说你——听到了就让我出去!我不要呆在这里!”

  电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逢坂壮五的沉醉,他抱歉地笑笑,“抱歉,现阶段真的不能让你出去。但是模拟区域是足够大的,完全模拟你原本的生存环境,不会太限制自由的。而且,有什么着急出去的理由吗?”

  青年又在犹疑,片刻后道:“我妹妹,要照顾她。”

  “诶?你有在照顾亲族的吗?”逢坂壮五一怔,“对于猛兽种来说真稀奇呢……你想要回去照顾她吗?你仔细说下她的情况,我们或许可以派人接她来或者暂时代你照顾……”

  “不需要,人类多的是不可信的家伙!”

  “啊……我们不会随便抓捕返祖种的。”眼见对方的情绪又烦躁起来,逢坂壮五温声安抚,“你妹妹也是返祖种吗?她也能够与人类交流和写字吗?如果智力等级够高的话在研究期间可以定期让你与她会面……如果智力等级较低的话我们会在当地进行跟踪保护,定期给你发送你妹妹的近况。”

  青年还是不大相信,低头把一颗小石子踩进泥土里,又踩进一颗。挣扎良久,他抬起头看向逢坂壮五:“你,没有扎我,似乎是个好家伙。”

  扎?

  啊,临时接管员们强行给他注射麻醉剂了啊……

  “她叫四叶理,在丛林南边的古树附近找她就好。她很聪明的。但是她不愿意离开丛林。你们的人去了那里,每天,都要让我跟她通话啊!”

  “好,我会去向所长请求批一笔通讯设备经费和去找你妹妹的执行人员。”逢坂壮五笑道,“那么说回你的话题。这个研究项目整个都是关于你的,所以你很重要。我是负责项目的研究员,各项指标任务完成后就会安全把你放回原环境哦,请不要太抗拒,尽量配合我就好,呐?”

  “唔……好。”

  “太好了!非常感谢你。”逢坂壮五欣喜地凑近玻璃,“说起来,你妹妹既然有名字,那么你也有的吧?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名字,嗯……”

  青年揉了揉脑袋,向目光闪烁的研究员露出一个纯粹的笑容。

  “我叫,四叶环。”

等一等,等一等。
八月十五晚八点预售。
那我不是正好摸不到手机电脑????
我开学。了。啊。
我有一句mmp我不讲不得劲。

二宣来了。

GHOSTnightclub:

画得我肝疼。求各位转发推荐!

程式:

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筹备,合志《Supern超新星》终于开始预售了!


预售时间是8.15日晚20:00准时上架,预售地址:点这里 截止时间是9.1日


宣传视频:点这里


感谢这段时间以来每一位Staff和每一位支持者的帮助,希望这本超新星能让大家满意。


另外,微博客户端上的宣传有转发抽奖,地址走:点这里


希望大家能帮忙转发扩散!感谢!

一个很谜的脑洞

潜在性中二病的正在向更高职位进军的逃家上班族雷and平凡又很不平凡的街头画家安。
我就是想说下这个脑洞,但是好像太全了……。

雷在上班途中经过的公园看见了刚来到这座城市的安,发现他正对着空无一物的长椅画画,画的却是鸟儿并排在啄食谷粒。雷总匆匆上班,下班回来安还没走,还是坐在公园圆形花坛边上,还是对着长椅,画着夕阳下一对并肩携手的老夫妇,但实际上长椅上是一个舔冰淇淋的小姑娘和一个埋头打电玩的小男孩。
雷起了兴趣,走到他旁边跟他攀谈。安一抬头看见雷顿时怔住了,过了一会儿恢复正常开始介绍自己。雷问他画的是什么,安笑而不语,思索一会儿说他在这座城市三十天,雷狮要是能猜出他画的什么,就破格为他画一张像。

雷狮谁啊,敢从自家集团FBI式监控下翘家,怎么可能惧安迷修的挑战。

于是接下来他天天上下班乃至午休都跑过来看安迷修画画,渐渐熟了,才发现安迷修实际上一副顽固的老好人性子,偏偏跟雷狮犯冲,越熟说话越不客气。但安迷修画的东西他从没猜透过,有次路灯下站着一对卿卿我我的男女,安迷修却表情沉重地画了个表情歇斯底里的女人拿锥子刺向男人的喉咙。城东的天空时常笼罩着灰霾,但安迷修画中硬是抹去了突兀的高炉,刷上湛蓝和云朵。北面青山环绕风景迤逦,安迷修却在上面点上座座低矮的坟包,满脸唏嘘。

安迷修是一个看得清的谜。

熟络后雷狮就常在安迷修不画画时拉他到处跑。通常是晚间,他下了班,安迷修也撂下画笔,他就拽着人穿梭在大排档和啤酒屋之间。他们也去过江边,雷狮忍痛割肉跟安迷修坐了游艇的包间,在泥炉上烤渔夫新打上来的鱼。有时他们随口胡侃两句,什么“某领导来视察”、“山区暴雨发生泥石流”,还有的时候就在公园的花坛边上,仰着脖子看稀稀落落的星星。
雷狮突然说:“安迷修,你画的东西乱七八糟还不写实,真难看。”
安迷修翻着白眼:“那么容易看出来就不让你猜了。还有什么叫乱七八糟,别侮辱我师父的传承。”
雷狮没反驳,片刻后又说:“安迷修,你说不给我画像,那你给自己画个像怎么样。就在这儿画。”
安迷修沉默,摸索着画笔,借路灯的光缓缓勾勒。画成之后递给雷狮,雷狮看了一眼,皱起眉。
画布上有夜幕,星子,花坛和公园,但是没有安迷修。
“你耍我呢?”
“没有啊。”安迷修无辜,“就是这样,我看不见。”

安迷修在这痤城市的第十八天,公园周围的公寓新搬来一个养鸽子的住户,雪白雪白的鸟儿有着尖尖的红喙,喜煞了公园里来往的人。雷狮某次下班来看安迷修,看见一群孩子坐在长椅上喂鸽子,手里一把一把的苞米粒。喂了一会儿,母亲模样的妇女来喊他们,孩子们撒了手离开了公园,雷狮看着鸽子扑棱翅膀落在椅上,愣神好久。

之后雷狮对让安迷修给他画像的事情绝口不提,还是自顾自地拽着人瞎跑。安迷修租的公寓他也去借住过,安迷修做菜他也蹭过,双休日带安迷修去水族馆、游乐园,然后为了先看北极熊还是虎鲸、先坐旋转木马还是海盗船站在门口吵了半天。
第二十九天,雷狮又去蹭安迷修的饭。趴在茶几上拿叉子挑起面条,盯着热汽认真地问:“安迷修。你不走不行吗。”
安迷修洗碗的手顿了一下,说:“我师父的梦想就是在每一个地方留下印记,我是唯一继承他衣钵的弟子。”
雷狮不说话。空气安静得恐怖,安迷修就开口问:“明天是最后一天,你到底猜没猜出来?”
雷狮还是不说话。安迷修回身,正对上雷狮直勾勾地盯过来,莫名心一紧。
“当然。”雷狮说。

安迷修觉得自己被耍了。
醒来之后沙发上已没有人影,只有胡乱搭在椅背上的被子。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安迷修扫过去,是雷狮的电话号码和一句话。
“等着给我画像吧。”
安迷修反反复复看了好久,把那张纸揣进衣兜里。
雷狮不屑于,也没理由撒谎。看来他的确聪明到能猜出来。
安迷修直到踏上火车也没看见雷狮。

三年转瞬即逝,安迷修如他所说去了别的大大小小的城市,然后辗转去其他国家。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是摆好画架。
雷狮打电话来时,安迷修正在玻利维亚。
“喂,安迷修?”
安迷修好久没出声,感觉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心跳莫名的快。
“……你这长途电话真是够长的,雷狮。”
“哈。”电话那头快意地笑了一声,似乎很满意安迷修的哽咽,“本大爷现在好歹是知名强企的大股东,从南极打到北极也小意思。”
“安迷修,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安迷修刚想问什么承诺,耳边突然被嗡嗡的风声盖住了电波的声音。安迷修举着电话抬头看,一架艳红的直升机悬在他前方,与落幕的晚霞融为一体。
“安迷修——”
雷狮扒在云梯上冲安迷修喊。
安迷修等着雷狮着地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张开手臂,下一秒挡住了雷狮将要收拢的拥抱。
“我说了你得猜出来我画的含义。”
“嘚瑟什么呀你,不就是能看见将来的事吗。”
雷狮骄傲地扬起眉。安迷修诧异过后笑起来,跟他说:
“但是就算你让我画我也画不出来。雷狮,我除了自己,唯独看不见你的未来。”
“你的未来是有缺失的,但我看不到是什么。”
“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的。”雷狮拨开安迷修挡住他的手,给了他一个固执的拥抱。
“我缺失的那部分未来你看不见,你自己的你也看不见。这不就清楚了吗。”

那天晚上,他们去了乌尤尼盐沼。
安迷修坐在天空之镜的镜面上描绘,太阳刚刚从地平线沉没,安迷修画了漫天漫地的星子,雷狮坐在他身边看他的笔下,眼里漫出笑意。
安迷修搁下笔,抬头看了一眼。雷狮往前倾身,投下一片剪影。
画布从安迷修腿间斜落下来,是星子、镜面,和拥吻的两个人。

退fo通知

那个,爬上来是想说除了推荐其它太太的粮我不会再开坑也不会更新了。
八月十四号晚九点准时卸lof和微博……。
希望能坚持三年,然后我想变得更好,到时候再来骗fo(。)
在雷安看到自己的fo从二百一路涨到六百既高兴又害怕,我不像那些真正对得起粉丝数量的太太,很多时候笔力不够瞎糊弄的东西都废在草稿根本不发,涨粉八成也是冲着肉。伞爹那么好,还觉得不够好,我岂不是更辣鸡。
中心思想:请小天使们退fo吧。无论是魔道的aph的还是雷安的。

给所有写文章的各位一个小小的忠告。

是。

宵闵绗:

自省。


烟叶:



自省




空明。:







“不宜妄自菲薄, 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all语乐】妈嗨这院里的医生都是傻叉。

吃all语吗哈哈哈哈哈哈哈x
支使别人干坏事很符合我人设,不听话就让白桦桦电你哦XD

RAIN澄夏浅雨:

#一群雷安文/画手的爱恨情仇
#病院paro
#意思意思艾特登场人物,除了我都是大佬 @十里樱  @Hwya6  @五年BE三年HE  @流行解码  @是茨不是吃  @退击港口 受害者 @语乐



1.
语乐住院了。
他走在路上不小心被香蕉皮滑倒,朝着大地母亲摔了个狗啃泥,随后被不明人士用马给碾了腿。
他觉得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医生,我还有救吗……”
语乐勉强地微微仰头,盯着自己疼得要死的双腿。
“你这是骨折了诶,稍等,我先把你的骨头复位一下。”
“诶等等,不需要麻醉吗?等等,真的不需要吗?……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栋楼里回荡着杀猪般的惨叫声。




2.
这傻叉医生叫落牧。
语乐觉得自己永远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操你妈的,落牧。
他还贴心地给了自己一辆破轮椅。
语乐愤愤不平地推着破轮椅光速移动着,他要举报,他一定要举报这个黑医院!
“?!”
急刹车。他差点撞人了。
“哎哟我的妈。”
池子被吓了一跳,俯身捡起散落的文件,又瞅了瞅语乐。
“你是新病人?……喔长得还可爱。”
我明明是帅!哪里可爱了!
说完池子就一脸友善地对他笑了笑。
“我觉得你需要被电电。”




3.
莫名起码就坐在了电椅上。
语乐还是懵逼的,“卧槽!我又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别电我啊!”
这医生叫白桦,人称白永信。传说被他电过的病人,不是狗带就是死翘翘了。语乐艰涩地咽了口唾沫。
“我怎么知道。既然池医生说你要被电你就一定得被电咯。”
白桦无辜地耸了耸肩,拉动了电椅的拉杆。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jnsjwjfnejs%%㎎℉№㎎÷§÷”
语乐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4.
黑医院,这真的是黑医院。
语乐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迟早逃不过狗带的命运。
怎么可能!我可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
“哇,你就是从白教授手里活下来的病人吧!好厉害!”
一个医生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我叫黄蛋蛋,是你的主治医生。喏,这是我给你带的韭菜盒子,快尝尝。”
“我能不吃吗。”
语乐对韭菜盒子一脸抗拒。
“不能。”
黄蛋蛋笑眯眯的脸上露出了些许阴霾。
我靠合着这院里的医生都是腹黑啊?!
“就……就一口。呕——”
一口就吐了。




5.
语乐发誓,这一定是他吃过最难吃的韭菜盒子。
“小伙子,这韭菜盒子多好吃啊!深火火能连吃好几盒呢,你居然吐了!”
……你又是谁啊。语乐望着身旁自称“深火火”的怪异人士。
“我叫深火!也是医生哦!”
他爽朗地笑了笑。
“不会又是腹黑吧……”
语乐小声逼逼。
“深火,这里有我了,你去忙吧。”
又是一个白大褂高冷地走了进来。他推推眼镜,打量了病床上的语乐一番。
“就是你吐了我家崽儿的韭菜盒子?你知道他有多伤心么。”
茨宝勾起嘴角。
“你真有意思。”




6.
“停!”
顾玖鸢突然闯进来,朝着茨宝大声逼逼。
“你们干得丧尽天良的事情够多了吧!真还是医生吗!”
说着他扛起语乐,把他从十八层高楼的窗户扔了出去。
“噢这是院长的命令不关我事。”
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7.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高空坠落的语乐,啪地——……睁开了眼睛。
“卧槽,原来是噩梦。”
语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这时,一个很眼熟的医生推进门来,说:“你好我叫落牧。还有门口一堆别看了,想进来就进来呗。”
这时,一大群医生从门口涌入,一张张地都是梦里的脸,豪不客气地扒了语乐的衣服——
“靠你们要干什么我不是基佬啊啊啊啊啊!”



END.


最后剧情越来越奇怪是因为我编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混沌善良。混沌中立。混沌邪恶。
都占了的我。Wow.

白花花想成为大佬:

秩序中立or混沌中立?

琥珀:

想了想,现在的我大概是混沌善良吧

JC酱汁EX:

秩序邪恶

Frozen Pears:

本来想说我是中立邪恶。

但想了想。

在这我应该是属于……绝对中立吧:)

孙尘·跳票之王:

我不禁思考了一下我属于那个?想了想,像我这样有良心的作者,当然是秩序善良了。

哇遥哥,提出了一针见血的问题呢XD
一。甜文易收获高热度是什么,肉才容易【关注点x】从热度的理解上讲,大多是读者老爷们对作者的一种打赏或是做个记号以后方便找到再看,出发点都是对这篇文章的认可、心水。不存在什么容易高热度,有一种甜叫尬甜。
二。很赞同一句话,非官方创作的同人本身就是一种ooc。尤其在衍生paro的背景下,不尽相同的环境和成长经历本就不可能塑造出完全还原的人物。
三。我个人是从官方对人物的刻画里提取人物性格的主要成分,比如我提取安哥的元素是“正义感”“仁慈但不软弱”“看起来很天真但自有一根铁骨”,动笔时就可以反复审视是否颠覆这些要点。换成现代paro的时候出于和平年代考虑不需要这么硬气,就可以适当放软一点。在偏严肃的诸如黑帮paro之类就更杀伐果决一点。
四。我超喜欢正剧的,事实上正剧也超难写,一章可能涉及好几个方面的知识,写正剧的写手也更辛苦。玻璃心原因我不大吃刀。
五。还是那句话,有一种甜叫尬甜,比如我_(:з」∠)_糖不能是为了写甜饼而撒,刻意的发糖简直要命。所以写甜也是考验文手的功夫的啊,尤其在普遍产甜粮的大环境里,要顺其自然地撒糖也很难的……。谁跟我说甜文写手水平都差我真的就要打你了:D

日常任务:叨逼叨(1 / 1)
我瞎说:P

檎遥:

算是个讨论。




一、关于甜容易收获高热度这点怎么看。


二、关于“甜文容易ooc”这一观点该怎么理解。


三、您认为应如何正确把握角色性格并合理写成甜文。


四、平心而论,甜,正剧,刀,您更喜欢哪个?


五、如何看待“甜文写手水平比其他写手水平差但是更受欢迎”这种言论。


欢迎评论区讨论。


这篇开放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