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雷安】老板你能不能少放点辣

#我流雷安,彻底ooc
#速撸,没内容,没主旨,没营养
#主要是想写 @呜啾_(:3⌒゙)_ 太太说的烧烤店老板雷……但是质量渣得一批qwqqq太太我对不起你
#就这样吧,可接受往下看
#刚才忘了带群宣!!!群号619629846,这是一个满分的群,无毒无害无添加!!太太们人超级好呜(๑°3°๑)来组织玩啊小天使们w


  安迷修一拐进巷口,扑面的油烟味狠狠呛了他几口。

  “金咳……咳咳,金啊,你确定这里就是你说的那个……”那个高大上味道好老板人帅不狗的串吧?

  “呃,是……”金挠挠脸颊,不大好意思地解释,“原先确实是一所蛮好的店铺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兑出去换了一所更小的,开成了大排档的模式……不过老板还是没变的!安哥你看——”

  安迷修顺着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冲天的烟气晃晃悠悠散了一点,显露出烧烤架后面的人来。

  深色偏靛蓝的发丝,紫罗兰盛开一样的眼眸。鼻尖额角上沾着细密的汗珠,翻烤肉串的手在塑胶手套包裹下比起街边摊老板纤长优美得更像是钢琴家的双手。

  要命,一个烧烤店老板都长得这么好看。

  安迷修在脑子里跑马,金拉着他凑到烧烤架前面去,冲那人挥挥手:“那个,雷哥,我带朋友来了——这是安迷修,他问我附近味道比较好的串吧,我就带他来啦。”

  雷狮忙着给手里的串刷油涂料撒芝麻,眼皮也没抬地“嗯”了一声,做好调味之后喊了一句“佩利帕洛斯去端盘子”,才舍得抬起脑袋来看一眼。

  这一眼,看得雷狮脑袋里嗡一声。

  油烟的幕帘后露出一双眼眸流淌着春意荡漾的碧波湖,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瞬间荡尽了满巷刺鼻的气味。棕色的发丝昂扬地抹向脑后,雷狮平时里要侃一句杀马特的发型,在他身上却像女孩子的黑长直一样自然且赏心悦目。

  雷狮咳了两声,看向金:“哦,金啊。要点什么?酒我可不给,格瑞能找我麻烦一个礼拜。”

  “我不要什么的啦,主要是带安哥来。”金指指安迷修,转头道:“安哥你要点什么跟雷哥说就行,我还得去找格瑞把论文写了。”

  安迷修一如既往体贴地微笑,拍拍金的脑袋:“好,回去吧,别让格瑞担心了。考试加油哦。”

  金挥挥手离开了,安迷修左右看看爆满的露天座位,向雷狮道:“老板,五串鸡翅三串羊肉麻烦了。”

  说罢站在烤架跟前一副要站着等的样子。雷狮扫了眼露天摊,转头向屋里喊:“佩利!搬张椅子过来!”随即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夹杂着一句高亢的“是,老大!”

  过了一会儿,屋里出来一个米色长发裸着上身的青年,哐地把椅子往雷狮示意的地方一放,对安迷修露出一个努力和蔼却十分狰狞的笑容:“客人,坐!”

  安迷修对其报以温文尔雅的微笑,轻轻坐下。佩利顶着他老大莫名阴沉的目光溜回店内。安迷修坐在雷狮旁边仰头看他烤串。白生生的鸡翅被他利落两刀划开布满血丝的肉皮,放在烈火上炙烤,逐渐染上金黄的颜色,边缘泛着微微焦黄,刀口下露出的肉柔软冒着热气。猩红色的羊肉块更快变成棕色微焦,被雷狮刷上油撒上孜然芝麻,油脂在火上发出“滋滋”的声音。

  安迷修毫不掩饰的目光太过明显。雷狮稍微一偏头就能看见那双闪啊闪的翡色瞳珠在随着自己的动作轻轻颤抖,搞得雷狮觉得自己的手也有点不稳。

  难搞,太难搞了这个人。

  雷狮意味不明地想着,视线盯在手里的签子上。时候快熟成了,雷狮飞快瞥了眼安迷修,拿调料罐的动作顿了下,轻轻将调料粉匀撒在肉皮上。

  雷狮将烤好的鸡翅和羊肉串递给安迷修。安迷修报之一笑,温和道:“十分感谢,麻烦给我一片塑料袋,我带走就好。”

  雷狮又转头去喊佩利,青年颠颠拿着塑料袋跑出来,雷狮一把抢过把串包起来。安迷修看着包得里三层外三层的白色棍状体不知该做何表情,雷狮不甚在意地一挥手:“这样保温效果比较好。”

  安迷修:……

  七月份不存在什么保不保温的问题吧?

  安迷修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起身,致谢,拎着塑料袋离开。

  雷狮的目光一路追随他的背影到巷口,一把扯下手套围裙塞给佩利:“接下来的你干。”

  “咦咦老大——?”

  跨进店门,卡米尔坐在收银台后面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雷狮凑到跟前,压低了声音:“卡米尔,帮我查个人,动用雷王的局域网也行。”

  卡米尔抬起眼:“大哥你不就是为了躲掉家里的追踪才兑掉了店吗。”

  “没事,上次情报出错他们已经对逃家的逆子不大上心了。”雷狮敲打着收银台,“这个不重要。卡米尔,你得帮我追你大嫂。”

  卡米尔这次什么也没说,合上了电脑,找出另一台。

  “名字?”

  “安迷修。”

‡‡‡‡‡‡‡‡‡‡‡‡‡‡‡‡‡‡‡‡‡‡‡‡‡‡‡‡‡‡

  数天后,卡米尔意外收到了同校生金的私信消息。

  【矢量:卡米尔,那个……你帮我跟雷哥透露一下这件事哦。前段时间我把朋友推荐去你大哥那儿,然后他回家吃之后说太辣了……】

  【矢量:他不是不能吃辣,是真的太辣了……格瑞都差点被辣出表情了。我觉得雷哥这样可能影响生意。】

  卡米尔看了一眼在床上翻资料的雷狮,敲了几个字发回去。

  【枫叶蜜糖:不是。辣椒量因人而异。】

  【矢量:啊?】

  卡米尔想了想雷狮平时最爱的变态辣烧烤,斟酌片刻打字过去。


  【枫叶蜜糖:视喜欢的程度而定。】

评论(14)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