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曦澄】破蝶续梦•伍

#原著续向,蓝大澄澄互看不顺→执手一生
#这章没剧情,笠泽小本的短小收尾,下章继续走剧情……
#我知道小天使们等得急,但是辣鸡作者她这学期尊享六次模拟+中考重磅套餐你们造吗

13.

  登上陆地,前来接应的主事给江澄拿了件干净衣袍和一些补气丹药,召集了门生,打算休整两刻再返回莲花坞。

  江澄将集贤村后续的事务交给主事,自己回了原先的小屋。刚一转弯,便与房檐下蹲着睡着的小姑娘打了个照面。看她别扭地蜷着身子,睡得却酣然,应当是常这么睡在屋外面。怪不得那夜没被结界罩住。

  江澄俯下身,正打算把小姑娘抱回屋里去,阿囡便幽幽醒来,看着他眨了两下眼:“大……大哥哥!”

  又来了。

  江澄只得拉下脸:“回屋子里睡去!”

  阿囡仿若未闻,径直扑到他怀里:“大哥哥!你那天晚上是不是被神大人卷进宫殿里去了?你有看见我爹爹吗?”

  江澄皱眉:“没有。没看见。那不是什么神,别乱叫。我身上脏,你别蹭了。”

  阿囡乖乖停下,看着他:“那……大哥哥,我爹爹还能回来吗?”

  江澄一哽。当年金凌也是这般问他要爹娘,然后被自己训哭,耍脾气三周差点掀了金鳞台。

  “可能……”他看着阿囡通透的眼,最终硬梆梆道:

  “不会了。你爹娘不会回来了。”

  然后那双大眼睛里迅速地蓄起了雾气。江澄刚想放下她离开,却听见怀里传来微弱的,带着哭腔的叫声:

  “……大哥哥。”

  阿囡揪着他衣襟,脸紧紧贴在他胸口,昏昏暗暗看不清表情。只有细瘦的肩如幼猫一样微微颤抖着。

  “对不起……阿囡知道水里的妖怪不是神,也知道爹爹永远不会回来了……村长爷爷说过好多次,但是阿囡不相信……”

  “那天我是……我是想,大哥哥把妖怪引出来,阿囡就能跟着大妖怪,去找找爹爹……”

  胸前的衣料有些湿意。江澄仰头望天,心里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只是借小姑娘哭哭,总比被金凌尿一身强……

  阿囡哭着,声音渐渐小了。她抬起头,用那双肿得像核桃一样的眼,把脖子上什么东西扯了下来塞给他。

  江澄低头看,静静卧在手心的是一只长命锁。已经泛锈了,显然不是什么好料子。

  “大哥哥,这个你拿着吧。爹爹说过陪阿囡一辈子的,他食言了。阿囡很生气,阿囡不要这个了。”

  江澄没有推拒,顺手将长命锁缠在腰上,将小姑娘放下,看着她离去,想起了十三年深藏不让的陈情。

  不留也好。免得触景伤情。

  江澄踱步进屋,突然感觉什么不对,看向自己腰间——少了那串不离身的银铃。

  是刚才水下给了蓝曦臣了!

  江澄深深皱起眉,打心底里不想跟蓝曦臣再打交道。

  罢了,日后总要再见。反正不是什么要紧东西,到时索还吧。

  江澄漫不经意的想着,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眉梢不由漫上一丝笑意。

  他想起来方才蓝曦臣被他气得大打出手时……

  好像忘了使禁言术啊。

14.

  在云梦边界客栈住下的蓝曦臣让掌柜备了热水,正打算解衣沐浴,目光落在自己怀中滚落下来的一串银芒上。

  蓝曦臣捡起那物件。古朴却色泽鲜亮,银白铃身泛着明媚的光,有点像它那个矜傲的主人。

  它的主人?

  江晚吟啊……

  江晚吟是个怎么样的人。矜傲、狠辣、阴鸷、四处得罪人、没有好脸色……

  但好像又不是这样的。

  蓝曦臣指腹摩挲着铃身,目光微沉。

  君子之交淡如水。蓝曦臣一向恪守待人接物的分寸,遵从家训,约束自我,不逾距一丝一毫。

  江晚吟便是那个这样毫不留情地打破界限,给了他一耳光的人。

  他似乎并没有想要了解自己。而自己……

  好像对这个人也一无所知呢。

14.

  蓝曦臣未曾想到,再见到江澄居然会这么快。

  与江澄分别后,他没再耽于云梦,休息一晚后径直返回云深不知处,与蓝启仁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言辞恳切地表明了对自己这些日子来心不在焉、不尽职责的反省以及劳烦叔父大人独挑大梁的愧疚与感激。

  蓝启仁从寒室出来时几乎是两眼泛红。第二日姑苏蓝氏便对外宣布,蓝曦臣闭关已出,照常接手家族事务。

  一切熟悉的宗主行程回到日常之后,蓝曦臣才发现,今年的百家清谈盛会又临近了

  与蓝氏集会的简静庄重不同,兰陵金氏的盛会向来繁奢华靡。只是如今金光瑶身败名裂,兰陵金氏势力大减,新主又年纪尚小难以镇台,只怕这百家清谈会也难复从前。

  一想起金凌那张青涩稚气难掩倨傲的脸,又不免想起江澄。

  蓝曦臣与江澄甚少接触。即便有过相似的流亡经历,也同是在舞象之年担起家族大任,可因着莲花坞重建后便带着云梦隅居自守,不多与外往来,自己又宗族事务缠身,闲暇时多是往金麟台那边跑……

  金麟台,又是金麟台。

  蓝曦臣捏了捏额角,难得有些烦躁起来。

  尽管他已经极力让自己从那一夜中走出来,可这些纷繁复杂的过往依旧时时纠缠,挥散不去。

  也许是与聂明玦和金光瑶在一起安逸了太久吧。

评论(9)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