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曦澄】破蝶续梦•贰

#原著续向,蓝大澄澄互看不顺→执手一生
#趁开学甩存货
#澄澄:老子不是关心你,就是不能捅死你
#蓝大:江宗主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6.

  “不知阁下是何方来客?坐观上壁至此,想必已经能对在下放下戒心了。”

  蓝曦臣微笑道,目光注视着巨石之后。他能够感到有人敛了气息在暗中注视,再往上却看不透。想来这人修为虽不及自己,却一定极高了。

  江澄闻言,身体轻颤回过神来。迟疑地从巨石后踱步而出,在蓝曦臣难掩惊诧的目光中镇定地颔首,淡淡礼道:

  “泽芜君。”

  蓝曦臣惊异一瞬后立刻敛了神色,颔首淡笑道:“江宗主不必多礼。想必江宗主也是为了那水祟而来?”

  江澄心下啧声。看人家的问话多滴水不漏 ,给足了人面子。要是他开口,一定张嘴就问“你是不是也被水祟拖下来了”。

心里腹诽着,面上却一片“正是如此”的磊落神色,应道:“是。”

  转念又一想,江澄皱眉道:“不过笠泽地处云梦辖界,离姑苏甚远。泽芜君怎地这般热心,对外称闭关却放下宗族事务跑来这偏僻地处除祟?”

  蓝曦臣笑意僵了一僵,心道江晚吟果真还是江晚吟,管是谁与他打交道都要先刺上几句。偏偏每处都正中要害,叫人无法忽视。

  他过去就不太善与江晚吟相处,宗族事务及接洽应对都是金光瑶替他出面……

  想到金光瑶,他神色不由黯了几分。

  江澄见他神色莫名黯淡,不明其中缘由,以为是自己话说得太不留情面,虚咳一声,却也不可能再收回。

  僵持了稍许,蓝曦臣才出声打破尴尬:“是家中人怕我闭关辛苦,劝我外出云游散心。我行至云梦边界听闻此事,于是来看看。”

  说话时,原本便不多的笑意更淡了几分。

  江澄自察觉他的冷淡与漫不经心,了然自己是不太受待见,也没太多反应。他淡淡应一声算是听见了,然后问道:

  “那水祟接连负伤,已是强弩之末,无力挣扎,只是圆滑狡诈,难以捉摸。它身负的怨气不能外泄,须得斩草除根。泽芜君是打算独身行动还是……?”

  意味不言而喻。

  蓝曦臣心下思量,念及自己之前屡次与水祟缠斗未能讨好,身上也负累些许,不如两人行动更方便些,便点头道:

  “水祟难根除,与江宗主合理自然更稳妥些。接下来同行便请江宗主多担待了。”

  口中如此说道,实际上,蓝曦臣几乎算得上厌恶江澄周身强烈的压力,一接近时几乎能化作实体在他身上刺好几个窟窿,更别提那张开口不饶人的嘴。

  江澄挑眉,看着蓝曦臣脸色,心道你脸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不过他嚣张跋扈惯了,也习惯看别人如此脸色。倒不如说,发现自己能把泽芜君都膈应成这副表情,心里还有点恶作剧般的成就感。

  “泽芜君客气了。”他端着一副矜傲架子,丝毫看不出客气的样子。

  “不过我明明记得自己应身处水下,这处溶洞实在诡异。泽芜君似乎比我先一步到来,可否找到脱出之法?”

  蓝曦臣沉吟片刻,道:

  “我在洞穴中四处察看时曾寻到一个异常黑暗狭窄之处,只是未及仔细探察那水祟便骤然出现,我只得将其引到此处开阔些才好动手,如今想来……”

  “如今想来,它不顾重伤与你缠斗不是凶性作祟,而是你摸到了出路,而它不能让你知道出路。”

  蓝曦臣略略惊讶地看了江澄一眼,笑道:“正是如此。江宗主果真少年英才,才思敏捷。”

  舞象之年做的宗主,都十三年了,还少年。江澄暗暗翻白眼,想起之前阿囡一口一个哥哥,有点纳闷怎么一个两个都爱夸他年轻。

  “过奖。泽芜君也是个中翘楚啊,比我虚长几岁还这般反应迅捷。”言下之意,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别拿年龄差距压我。

  蓝曦臣一噎,决心再不犯跟江澄说闲话这种错误。

  他不说话,江澄就接着说了:

  “那么那处空间想必就是出路了。”江澄挑挑眉,“所以,请泽芜君——领路吧?”

7.

  拜蓝曦臣多年抄家规训练出的惊人记忆力所赐,两人在复杂幽暗的洞穴中弯弯绕绕几圈,没多久就找到了蓝曦臣所说的地方。

  江澄站在空间狭小的开口外,打量着这个漆黑的方形空间,灵识扫了一遍又一遍,均一无所获。他转头看,蓝曦臣朝他摇摇头,显然也是同样的结果。

  未知的永远都是最危险的。两人都没有贸然触碰这处空间,只希望能探察出些门路,多少有些防备。

  但眼下这情况,只能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了。

  江澄与蓝曦臣对视一眼,开口道:

  “如此也是没有办法。只能先一个人前去看看了。”

  蓝曦臣看着他,道:“那,江宗主的意思是?”

  畏畏缩缩不是江澄的风格,拿别人试毒更不是。江澄想也没想,道:“我去看看,你做好准备。”

  想了想,从腰间取下一串九瓣莲纹的古朴银铃,递给蓝曦臣。

  “这算是我半个本命法宝,我若有性命之危,它便会作响。到时候,你……”

  江澄顿了下,道:“泽芜君尽力而为吧。”

  语毕,他将手臂试探着伸入黑暗中,却没有什么异常感觉。

  于是他慢慢前倾,手指、头颅、上身、小腿……足尖。直至最后身体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蓝曦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的身躯渐渐被未知的黑暗吞没,整个人消失在他面前。那股江澄特有的令人不适的尖刺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蓝曦臣才反应过来,这空旷的溶洞阴冷得可怕。

  他凝神关注着那处黑漆漆的入口,手中攥着江澄的莲纹银铃。耳边只有周而复始的滴水声,泛起令人发疯的煎熬与寂寞。蓝曦臣始终定定地望着那处入口,不知为什么,宁愿一直这么等下去也不愿手里的银铃响起来。

  “嘀嗒……嘀嗒……”

  等待的时间如滴水穿石般漫长。银铃依然没有声响。

  突然地,蓝曦臣察觉入口处泛出一缕波动,银铃也散发出微光。他警觉地提神屏息,手摸上了朔月的剑柄。

  那缕波动正离他越来越近,直到来到了漆黑入口,探出了身。

  蓝曦臣顷刻放下了警惕。

  江澄自那空间处探出身,慢慢地走出来,站在地上掸掸衣袖,看到蓝曦臣的时候有些古怪地问道:

  “刚才我走时可是发生什么了?”

  蓝曦臣迅速收敛了表情。方才见到江澄平安回来时,心里不知为何涌上些纷杂的感觉。还尽是些……

  是些与江晚吟不符的情绪。

  “无事。只是江宗主一去时间甚久,有些担忧罢了。”

  江澄不置可否,但也无心计较真假。只说道:

  “方才进去察看,我本以为此处会有阵法或邪祟埋伏,不过似乎只是条冗长暗道。我行了许久,见有隐约光亮,想可能是出口,没有贸然踏出。”

  蓝曦臣颔首:“既然江宗主亲自察探过,那应当是没问题的了。”

  江澄挑眉哼笑,倨傲不显自露。

8.

  江澄再次探身入黑暗中,这次他停在洞口,等着蓝曦臣。

  蓝曦臣看着江澄精致傲然的眉目与紧抿的唇,蹦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他是怕我担心有危险,特意等我的?

  念头一闪成型,又被蓝曦臣摇头否定,暗笑自己神经。

  蓝曦臣拢了拢长发与抹额,不失风度地进入黑暗中。江澄本打算直接前进,孰料在蓝曦臣没入黑暗的一瞬,这漆黑的空间宛如收口的笼筐,将两人挤作一团。一阵失重的天旋地转后,江澄膝盖重重磕在坚硬的地面上,虽不至于失态,却也疼得直皱眉。

  然而下一秒,他意识到蓝曦臣的处境好像更加糟糕。他脊背着地,闷哼了一声,额上冒了些细汗。江澄一手撑起身子打算看他伤势,谁知手下似乎多了样东西。

  他盯着手底下那条素白色卷云纹的布条怔了几秒,随即脸上红白交替,一时间羞愤难当,恨不能疼得昏过去眼不见为净才好。

  他抬眼看了看蓝曦臣。所幸他摔得略重,此时顾着平复疼痛运转灵力,没注意到自己额头上少了东西。

  本来自己探得好好的路,出了这种意外简直打他的脸不说,还扯了蓝家人的宝贝抹额。江澄虽一向不在意他人眼光,但不管说什么让姑苏蓝氏的一宗之主,修仙界第一人对自己印象一黑再黑也不好。

  于是江澄黑着脸把抹额缠在蓝曦臣衣角,打算趁他不知实情死不认账。

  蓝曦臣缓缓调息了片晌,差不多疼痛消去才睁开眼。他坐起来整理了衣衫仪容,看见衣角的抹额时悚然一惊,下意识转头去看江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掉下来,我自己的时候分明好好的。”他知道蓝曦臣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但如此尴尬的局面不如赶快敷衍过去,免得越描越黑。

  蓝曦臣默然,背对江澄系好了抹额,才转过身,打量了这个房间。

  “我看过了,这里是个书房。似乎以前有人在这里,但是已经离开很久了。”

  蓝曦臣点点头。

  江澄走到他身侧的书柜处,迟疑了下,道:

  “另外,我刚才摸索出口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江澄将书柜上艳丽如血的红梅花瓶微微转动两下,又从架子上抽出了一本包装异常精致的书。随着“咔哒”一声金属的脆响,沉香木书架缓缓移开,一股浓烈的腐臭味道扑面而来。

  蓝曦臣脸色霎时有些不好看。

  眼前的场景简直肮脏至极——偌大的方厅,堆着近三米高的尸体。这些男女尸体全都一丝不挂,但无一例外是性器相连,脸上的表情活灵活现是行云雨之术正高潮时的淫荡放浪,甚至不少肉体上还沾着精水与女子阴物泌出的体液。似乎已经堆了不少年,尸体腐烂散发出阵阵恶臭,腐肉堆积处爬满白色蠕动的蛆虫。

  蓝曦臣面色愈发苍白,江澄也强忍反胃,挥出一道灵力结界将气味阻挡在外,振作精神对蓝曦臣道:“这大殿四角分别有放置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其中青龙却是倒置。”

  江澄观他脸色似乎稍微好些,继续道:“而且,这些……尸体下隐约像是一个庞大的阵法图。只是我看不清。你可晓这是什么阵法?”

  蓝曦臣运息凝神,将注意力从面前拿开。他闭目思索,江澄未扰他心神,自己破开结界绕方厅周围可落脚处摸索着是否有通往他处的暗道。

  蓝曦臣在脑中剥茧抽丝般寻找相关的阵法线索,只是这阵法太过偏门,他一时找不出是在哪里曾见过。

  需要男子精水、女子阴液与血液为引……

  四大守护兽作镇阵灵体……

  青龙倒置……青龙为什么要倒置?青龙属水……水祟……笠泽……湖泽?

评论(2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