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晓薛晓】老师你这样要把薛洋惯坏了

#晓薛晓无差日常向
#心理医师晓and大学在校小流氓洋
#超短小就想看星星宠一下洋洋
#我的星尘、我的“星辰”

  薛洋盯着天空默默出神。

  天真蓝啊。

  薛洋心想。一阵风拂过来,吹得他抖抖肩膀裹紧了夹克。

  “也真他妈冷啊。”

  小流氓即刻从安静美好的邻家少年暴露了本质,口气恶劣。

  正在薛洋低头绕着右脚跟转圈转得天昏地暗不亦乐乎,放学铃响了。

  薛洋抬起头,不顾看门大爷异样的眼光扒开慢吞吞的伸缩门,获得了连续28次第一个冲出校门的荣誉,一头栽进校门口附近的奶茶店,深藏功与名。

  “两杯——啊嚏!两杯北海道抹绿!热乎的,赶紧!”

  店主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见怪不怪地瞅了一眼揉着鼻子的薛洋,手上做活利落。两三分钟的功夫,两杯热饮打封装袋递了出来。

  薛洋也不多话,拿了袋子就跑。姑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又是那位老师替你垫钱啊?”

  薛洋笑出了虎牙:“他的就是我的嘛!”

  冲向教学楼,三步作两步登上阶梯,在二楼心理咨询室们前缓了口气,一声不吱地推开门。

  温暖的空气迎面而来,直将他从头到脚包裹进去。他抬眼向内望,擦得一尘不染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人,身穿及膝的白色长褂,眉目清柔,鼻梁上架着一副中规中矩的扁圆框镜,却也被这人戴出清秀之感。

  胸前的铭牌上三个烫金的小字:晓星尘。

  兴许是被空气的流动所扰,晓星尘顿住笔抬起了头,目光正与门口的薛洋相对,即刻漾起了温柔的笑意。

  “下课了?来这边坐。”

  薛洋从善如流地走到他跟前,掏出袋子里的奶茶搁在他眼前:“喏,我一放学去买的。今天好——冷的,我在校门口等到放学冻得手都疼。”

  言毕还伸出双手在晓星尘眼前晃了晃。

  他说得可怜,实际不过是微红而已。晓星尘微笑地看着他,就势抓住他一双爪子握在手里搓了搓,将手心些许热度悉数渡给这双少年人的手。

  “我记得你最后一节是有课的,那就是说又逃课了?你这样期末测评可是过不去的。”明明是劝诫的话语,语气却依旧柔和似温水。

  薛洋心里被这样轻柔的语调挠的微痒,面上却哼唧道:“谁管呢。我就是烦宋老……师的课。他讲课太无聊了,还不如来听你讲那些病人案例有意思。”

  晓星尘也知劝说无用,索性不再言语,将吸管插进奶茶中轻吮一口,拍了拍薛洋肩膀:“总之你自己掂量些。今天的病案有些多,我得再整理一下。今晚还是跟我一起回去?”

  薛洋应声。见晓星尘低头忙起文件,撇撇嘴踱步到晓星尘书架前四处翻看,乱无章法地抽出书本来,翻得哗哗响却一字未入眼。

  而这边晓星尘一边翻看资料,一边听得房间里四处的声响。

  “哗哗哗……”这是薛洋在翻书。

  “叮叮。”这是薛洋在敲花瓶。

  “呼噜噜噜——”这是薛洋在对着奶茶吸管吹泡泡。

  “……”

  晓星尘放下资料,抚了抚额角。

  “阿洋。”

  薛洋暗笑,回头无比灿烂地扬高了尾音:“嗯——?”

  “……”

  晓星尘唤了一声,却也真不知要说什么。只是看着比自己小些的人对自己露出可谓灿烂纯真的笑容,纵使不怀好意,也无可奈何。

  他又能奈他何呢。

  思来想去倒是自己先颇无奈又偏宠地轻笑一声。

  “没什么。你饿了吗?我陪你去吃饭,然后我们回家。”

  似乎早有预料,薛洋笑眯眯地得便宜卖乖道:“不整理文件了?”

  晓星尘一点火气都没有地笑:“明天再说。”

  薛洋哼唧两声,凑到晓星尘跟前,待他换下白大褂穿上风衣,不由分说地牵起他一只手放进自己衣袋里,把奶茶塞到他另一只手上。

  晓星尘歪了歪头。

  薛洋笑眯眯地摩蹭晓星尘的脸颊,发丝划过两人的面颊,若有若无的顺贴和瘙痒。

  “我说了外面好冷的,老师,你可要暖好洋洋的手啊。”

  晓星尘抿唇浅笑,被握住的手反过来与薛洋十指相扣,就着薛洋近在咫尺的气息回应一声:“嗯。”

  两人就这么腻腻歪歪地出了教学楼,径直去了薛洋喜欢的饭店。

  回到家洗漱完毕躺在被窝里,薛洋才恍然想起什么似的哦了一声,翻身对晓星尘道:“老师啊,我买奶茶还没付钱呢。经过校门的时候忘了。”

  是忘了告诉我付钱吧……?

  迷迷糊糊中晓星尘如此想到,凑过去蹭了蹭薛洋的鬓角,梦呓一般道:“明早我去付……睡觉……”

  得到了满意的反应,薛洋也不得寸进尺了,抬头在晓星尘眉心印下极轻极轻的一吻,手搭在他腰间,注视着晓星尘睡颜。

  夜色下这人脸颊轮廓柔和,纤长而密的睫毛如洒碎银,连双眼闭合的形状都好看道令人心惊。鼻翼随呼吸翕动着,鼻下一双颜色浅淡的唇仿佛被月华抹上唇彩,直搔得人心底蠢蠢欲动。

  眼神游离了许久,薛洋眯着眼睛不依不饶地描摹晓星尘安详的面容,最后终是抵不过汹涌的困意,渐渐合上眼帘。

  不急,时间还有很多。

  毕竟,已经是属于他的了。

  “晚安……我的星尘。”

  夜色静谧。

  繁星万里,微光闪烁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