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亲子分】时间延展[短篇‖Fin]

#亲子分
.
.
.
.
『Zero』

  罗维诺·瓦尔加斯自床上睁开眼睛。视网膜似乎落上灰尘一般,视野中斑驳着点点阴霾。

  他歪过头环视左右,却没有看到那双橄榄绿的眼眸。

  番茄混蛋——?

  他张口欲唤,可声带没有嗡鸣的呼应。

  无法发声。

  喂、喂!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

  拼命的呼喊得不到回应,四肢冰冷僵硬得仿佛流失了生命。

  连挣扎都无能为力,只能够被铁索绑住一样睁着眼瞪视空气,眼球突出似乎要撑爆眼眶一般的疼痛。

  剧烈吸入的空气如蓦然被抽出变得稀薄。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重叠,刚刚复苏的意识再次点点涣散。

  为什么……可恶……

  在完全陷入黑暗之前心底呼唤着谁的名字。

  安东尼奥……
.
.
.
『Time Start』
.
.
.
『The first day』

  “安东尼奥——!!”

  罗维诺猛然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起。

  他即刻转头左右打量。滤镜正常,视线清晰,落地窗外透洒进来的淡淡暖黄色光线将空气中悬浮的细小灰尘涂抹成点点金色粉末。

  阳光明媚,时光静好。

  死里逃生一样地松了一口气,罗维诺掀被下床,走到落地窗前,沐在光下向外寻觅——并如他所愿地找到了那个棕色卷发,一脸温暖笑容的西.班.牙青年。

  安东尼奥正弯腰伏在一棵幼小的、嫩绿的新苗旁,将松软的沙壤土轻轻地培在幼根周围,神情专注温和如对待一个柔软的新生儿。

  罗维诺站在窗边看得愣神,呆滞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掩饰什么似地咳了一声,随后转身开门走了出去,放开嗓子大喊:

  “喂——番茄混蛋!老子饿了——”

  不远处的青年一怔,立即抬起头向这边招手跑来,露出灿烂的笑容大声呼唤:

  “等着亲分这就过去哦,罗维诺——!”

  南.意.大.利男孩儿挑了挑眉,呆毛微卷翘起一个雀跃弧度。
.
.
.
『The second day』

  罗维诺小的时候,安东尼奥经常会趴在对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孩子来讲太过宽大的床上,一手揽抱着肉肉软软包子一样的罗维诺,另一手拿着故事书,轻轻地,温柔地念那些不知多少次伴入梦乡的故事和童话。

  “嗯……罗维诺要听的话……就讲芙蕾雅和奥都尔的故事吧……?”

  ……

  “……呐,安东尼奥。”

  “嗯?怎么啦罗维诺?”

  安东尼奥翻个身,在黑暗中视线正撞进罗维诺的瞳眸中。

  罗维诺的眼睛与费里西安诺不同,并非全然的琥珀色,其中点点渲染着浅橄榄绿色——充满生机、希望的,温柔的颜色。

  也是安东尼奥自己的颜色。

  每每想到这一点,内心的弦便仿佛被羽毛拨拂而过,柔软得一塌糊涂。只要想到这个别扭的温柔的孩子,他的眼眸由最初的懵懂到染上他的颜色,就无法抑制心底涌出的怜爱与疼惜。

  安东尼奥曾经想,自己可能是中了毒。

  ——一种名为“罗维诺·瓦尔加斯”的猛毒。

  “给我……再讲一遍芙蕾雅和奥都尔的故事吧。”

  “好呀。”

  安东尼奥笑起来,结实的右臂伸展开,自然熟稔地将罗维诺的身躯半揽在怀里。就像他无数次做的那样。

  “喂、喂番茄混蛋你手拿——”

  “好了好了开始讲啦——很久很久以前……”

  一阵被褥磨蹭的窸窣声响过后,只余下男人低沉温和的嗓音和男孩温热平稳的呼吸。

  冷星闪烁,月华清皎。

  我亲爱的孩子……今夜,也请做个好梦吧。
.
.
.
『The third day』

  安东尼奥喜欢花朵,喜欢番茄,喜欢油画,喜欢一切色彩艳丽的东西。

  罗维诺靠着小别墅背光遮阴处,支着下巴远望安东尼奥耕耘的身影,另一手捏着个个大饱满的鲜红色果实,递到嘴边咬了一口。

  不得不承认,安东尼奥做农活的时候,朴实得丝毫看不出骨子里花言巧语,一张嘴抹了蜜一样的西.班.牙花心大萝卜的本性。

  呿,那家伙就这种时候能老实一点了。

  罗维诺暗地里啧声,却听得远远地那人在唤他的名字。于是转头去恶狠狠应道:“听见了混蛋!找老子干什——呜啊啊啊?!”

  话音未落透着凉意的液体扑面而来,没能反应过来就淋了个透心凉。

  罗维诺茫然地眨了眨眼,低头,瞅着自己满身狼狈。三秒之后,小山丘上空响彻了恼怒的吼声:“安——东——尼——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哎呀小罗维诺别生气哈哈哈亲分、亲分我只是想试试你反应嘛哈哈哈哈哈……”

  罗维诺看着安东尼奥笑得前仰后合,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笑够了吗?”

  “……?”

  一脸茫然的安东尼奥以为他生气了,刚想凑上去顺毛,下一秒就被高压水柱浇了个大满贯。

  “咿呀——!!!”

  “哈哈哈哈哈给老子做好觉悟吧番茄混蛋!!”

  罗维诺举着胶管大笑安东尼奥的满身狼狈,全然忘记自己现在身上狼藉。

  “唔可恶……被摆了一道!”

  安东尼奥拉下脸来,异常严肃地作恼怒状:“小罗维诺军太强大了,亲分军需要支援!”

  “小罗维诺军是个什么玩意儿给我认真一点啦混蛋!”

  “呀小罗维诺军要袭击过来了!亲分军要开始战术撤退了!”

  语毕转身跑向花田的另一头,回头望着捏着水管要追上去的罗维诺,眼角带起了满满的笑意。



  其实,安东尼奥最喜欢的是罗维诺。比花朵和番茄都要喜欢。
.
.
.
『The fourth day』

  无所事事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

  罗维诺坐在花田旁,仰头望着白日发呆。石榴花绚丽的花瓣已经完全舒展开,纤长微卷,柔嫩娇艳。大红色泽在暖金色的太阳下仿佛水晶融进了血玛瑙,火热的奔放在这空旷的绿茵上烈烈艳艳地怒放着。

  罗维诺看看太阳,累了又低头端详这花朵,不知为何心里有些莫名的梗塞和不安,像是被棉花堵住了胸口。

  “……呐,罗维诺。”

  罗维诺回过头。安东尼奥站在他身后微笑着,嘴角的笑容似乎有些虚浮。

  “干嘛?”

  罗维诺眯了眯眼睛,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善。

  “别这么看着我嘛……偶尔我也很想跟罗维诺来一次促膝长谈什么的呢。”

  安东尼奥浮夸地做了个受伤的动作,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罗维诺。

  罗维诺强压下心中异常,尽量做出平常的傲气:“哼,下次可不便宜你了哦混蛋。”

  安东尼奥温和地摸了摸他翘起的呆毛,笑容灿烂得像石榴花一样。

  “那么就久违地——来讲芙蕾雅和奥都尔的故事吧!”

  “混蛋你这是聊天吗!”

  “诶我以为罗维诺你很喜欢这个故事呢……!QAQ”

  “好好说话别一副蠢死了的表情!=皿=”

  一阵风掠过,挟卷了几片嫩叶又匆匆奔向山丘的另一头去。

  ——山丘的另一头是什么呢。

  罗维诺有些心不在焉。

  安东尼奥将罗维诺的游离看在眼里。

  两人相对沉默半晌,安东尼奥再一次挂起了微笑,开口道:

  “罗维诺,想不想去外面看看呢?我是说……山的外面。”

  罗维诺猛地回过头来,眼底光点闪烁,似是惊恐不安。

  “山的外面?为什么?我们在这儿不是好好的吗?”

  ——山的另一头是什么呢。

  被他压下的不安再次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打得罗维诺有些眩晕,看安东尼奥的视线都模糊起来。

  “罗维诺……在这里呆得够久了哦。”

  安东尼奥一如既往地语气温柔,可是这次却没有再等罗维诺抬杠般的催促,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当然也想跟罗维诺再呆一会儿……三天,一个月,两年……永远。”

  “亲分是最爱罗维诺的亲分哦,所以感觉罗维诺不高兴就来陪你啦。虽然这样似乎也不好,但毕竟我是有私心的嘛。”

  “罗维诺小时候最喜欢听芙蕾雅和奥都尔的故事了。所以我才希望再给罗维诺讲一次,不过好像失败了,果然罗维诺已经长大了呐。”

  “别再说了……闭嘴……!”

  罗维诺强忍太阳穴要爆裂开来一般的疼痛,伸出双臂扑向安东尼奥。

  未果。

  这一次没有了温暖的怀抱接住他,取而代之是一张模糊的笑脸和冰冷的深渊。

  安东尼奥……

  罗维诺闭上了双眼。
.
.
.
『Zero』

  罗维诺睁开了双眼。

  眼前是光线惨白的天花板。

  扭头,望见床边电子时钟。

『12:04』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罗维诺·瓦尔加斯的恋人离开人世的第二天。

  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

  这个……大概就是个安东死了罗维伤心欲绝发不出声没法宣泄于是精神产生了点儿毛病,安东为了让罗维诺开心所以特地在梦里陪了罗维诺。说是很久其实也就四分钟嗯,所以叫时间延展嘛x
  然后是石榴花,其实那个故事就是石榴花的故事嘛没啥虐点,还意味着重逢呢,所以……它是口糖。【严肃x】
  后来安东不得不去投胎了【。】然后罗维诺终于可以放声大哭出来,这样一方死亡的故事。
  写着写着……就觉得“啊我写这个真的是cp向不是亲情向吗算了反正都是这俩人有啥区别”……【捂脸】
  最后就是,那句“山的另一头是什么呢”,其实这片山坡就是罗维诺梦的范围,另一头就是安东死亡的现实。所以,罗维诺才会对山的那一头感到不安。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