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苏英】我就想让你道个歉啊白痴

#苏英
#日常吵架
#没写过所以ooc
#只是想让你这蠢蛋依赖我一下而已

  “喂,蠢毛虫。”

  将金属门柄旋紧的手指立时瑟缩。不知是因金属的冰凉抑或伦敦阴沉微凉的天气。

  屋内烧着温暖的炉火,鲜艳的火舌细细舔舐着潮湿的空气,将氧气榨取干净,莫名令人窒息。

  “……什么事?”

  亚瑟强压着不安,镇定地开口。紧握的手指骨节泛白。

  苏.格.兰男人没有说话,直直地、深深地,带刺的目光直插亚瑟眼底,不泛一丝温情。

  亚瑟只觉得头脑发胀,深吸一口气,尽力地抬高下颏来使自己看起来并非事实上的那样弱势。身体僵硬难以动弹,他望着斯科特的眼睛,意识丝丝缕缕地剥离。

  柯克兰一家的眼睛是富有生机与包容力的青绿色系。不同于亚瑟如蕴纳森林的祖母绿,斯科特的眸色更加深邃,更加凌冽,更加偏向薄荷绿。

  亚瑟也喜欢这种绿色。尽管这种颜色如此的无情、冰凉……

  和刻薄。

  此刻这样一双眸正无声地传递着凉意。亚瑟知道斯科特异常的原因——大.不.列.颠的事情,他从来未曾不放在心里。

  “别装傻。”他沉沉地开了口,平日慵懒磁性的嗓音此时带着巨大的威慑,“你知道我想说的……你在瞎闹什么?”

  “我……”亚瑟的声音有一瞬的干涩,随即调整了状态,尽量显得不卑不亢地沉下声音:“你不必质问我,我很清楚我做的事。而且,这是伟大的大.不.列.颠的子民的意愿。”

  “大.不.列.颠的子民?”斯科特蓦然咧开笑意,凉薄的眸中刻着深深的轻讽,高扬着语调:“你说的是大.不.列.颠,而不是英.格.兰?”

  亚瑟想说什么,可未及出口,面前高挑浓眉嘲笑着的红发男人已扑在他面前,带着一身的戾气,狠狠揪住他的衣领,几乎要把他提起来。

  “我以为你至少有一点成长,”他笑得异常美丽而讽刺,嗓音温和轻柔萦绕在亚瑟耳边如情人低语,“看来你依旧蠢得无可救药……你想做什么我不管,你可以自便,亚瑟·柯克兰先生。”

  语毕苏格兰人松开手,打开门离开了宅邸。

  留亚瑟一个人在原地,双手紧握。

##################

  已入沉夜,月华皎皎,疏星垂悬。

  斯科特推开门,一眼望见壁炉中被木炭埋住而噼哩啪啦迸射火星的微弱火苗皱起眉头。

  啧,这个蠢蛋。他是想试试被一氧化碳毒死吗。

  下意识抬头向亚瑟的房间看去,却仍见隐隐暖黄的光点,盏灯如豆,但在一片昏茫中也确确实实扎眼。

  他还没睡?

  斯科特思忖着,脱掉外套,走进房门,毫无顾忌地推开,懒洋洋抻着音调:“蠢毛虫,你是终于脑袋开窍打算向老子道歉请求原谅了吗?”

  没有回应。

  亮着的灯点是亚瑟书桌前的油灯。烛火颤巍巍地摇曳着,似乎给什么东西铎了一些暖色。

  斯科特踱步走到书桌旁,俯身,看着桌前的人熟睡的面容,眯起了眼睛。

  亚瑟正伏在桌上。压着一本他翻过许多次的线装旧书,眉微皱阖着眸,浅浅地呼吸着。灯火在他的睫毛投下浓密的阴影,筛出了他皮肤上细细的绒毛。伏案的身躯随呼吸轻轻起伏,金色碎发被烛火渲染得灿烂又温暖。

  斯科特没有做声。他似乎在静静地看着,似乎在思考什么,又似乎只是在发呆。

  端详片刻之后,他直起身叹了口气。一手托着亚瑟双膝窝,另一手托起他的背,纳在怀中慢慢走向床边,将亚瑟轻轻放在床上。

  “……真是从小就这么死蠢又死倔。”他伸出食指蹭了蹭亚瑟的眼窝,一手托着下颏,“你不能解决的我可不会束手无策……老子可比你有用的多。”

  只是想让你向我服软而已。

  “老子让你道个歉又不是要你去死……虽然我事做得像那个意思以前也真那么希望过……”

  想起过往针锋相对刀剑相向的种种,斯科特突然嘘了声,食指停住了动作。随后他长叹一口气,站起身准备离开。

  “…歉……”

  “……?”

  “…抱歉……”

  一声微弱到不能再细小的声音,还带着些沙哑的哭腔。

  斯科特回过头去。亚瑟不知何时微启双眸,尚无焦距的瞳空空地望着他的方向,还满布朦胧的睡意。

  “抱歉……谢谢……”

  一声梦呓般的轻喃。枕上人已重新陷入安睡,空气重归寂静,唯有桌上火光摇曳。

  斯科特伫立了许久。他转过身,走回到床边,屈膝半跪。

  然后,他低下头,在亚瑟眉心落下一个极小心的吻——小心到不敢触碰太久,只用唇瓣磨蹭着皮肤,用舌尖细舔轻吮,用牙齿厮磨片刻,再恋恋不舍地分离。

  他凝视着亚瑟沉静的面颊,薄荷绿的双眸中被灯火浸染了星点碎金。

  “这是你难得诚实的奖励……”

  苏格兰人牵起羁狂的笑,微覆薄茧的拇指肚擦过睡梦中人的脸颊。

  随即,他站起身,取走桌上燃烧的油灯,伸手打开了房门,注视着在被窝里缩成一团的人,嘴角的微笑在暗处一闪即逝。

  “晚安,蠢毛虫。”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