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菊耀】离人笑

  斜沉的夕阳顷洒温柔的余晖,荡漾的水面闪耀着细碎的光点。沐浴着缱绻夕辉的飞鸟张开雪白的翅膀在晕染了暖橙的浅蓝色天际翱翔。

  而这人便浅眠在一片苍翠挺傲却也被打磨温柔的青竹林,纯白衣袂翻飞,三千青丝如水,描画般的眉眼柔柔,像是误入人间的谪仙一般圣洁俊美。

  鬼使神差地,本田菊轻轻地移步,庄严地在他身前跪坐,宛如向心目中的神诋倾诉信仰的最虔诚的信徒,虔圣而肃穆。

  “耀君……”

  口中大胆溢出的音节被揉碎在浮动的微风中卷走,回绕在口中的是那份最隐秘不过的感情,苦涩又甜蜜,无法传递亦无法抹去。

  留在他最爱之人身上的伤疤,也是他自己的。

  是留在心里的。

  “耀君……”肆意的感情再次逸出口,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着。

  他看着眼前安睡的人,心中彷佛是那荡漾的湖,涌着光辉和希望,才觉得能够忘却一切无可奈何的争端,劫掠,仇恨,愤怒和辛酸,还有那隐秘情感中混杂的肮脏和可笑。

  “耀君……你说为什么,我们是作为‘国家’诞生的呢?”

  若非如此,他依旧在他身边,肆意生活,肆意欢笑。

  若非如此,他依旧可以与他共赏清冷明月,把酒交欢,不问世间愁。

  可惜,没有若是。

  他是“本田菊”,但他更是“日/本”,注定他会逐渐强大,直到超过那个人,并把他留给自己的后背斩伤,孤身一人,独傲却卑微地离开曾经温暖的地方。

  他是“王耀”,可他也是“中/国”,他相信了自己,但本田菊清楚,他那聪明的兄长一切都明了,却是依然维持着假意的美好,所以跌落云端,但他依然有着那份骄傲。

  “多可笑啊,耀君……明明都在意的,明明都是一样的,却必须彼此伤害……所谓“国家”和“世界”,难道就是蒙在一片虚伪的和平底下噬骨的修罗场么?”

  “但是啊……耀君……”

  “在下果然还是……无法舍弃……”

  “但是,在下知道的……再也回不去了,对吧?”

  话语越来越轻,最终也不知是否乘着微风拂进轻眠人的心里去。

  “那么……在下告辞。”

  转身,离去。

  风儿卷起竹叶,俏皮地打着旋儿,又悄然撤走。飘落的竹叶翩翩下坠,最终被一只素如白瓷的手接住,捏在手心。

  “真是……倔强的孩子……”

  竹下沉眠人已转醒,纤长羽睫下一双浅棕色的眸子澄澈如水,散着悠远的情丝。

  “你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只不过,戳穿你你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真是不可爱的孩子……”

  唇边浮起一抹浅笑,转身回走,眼前恍惚闪过曾经的竹林。

  王耀捻住竹叶,凑到唇畔,奏起了第一个音节,第二个,第三个……如云如水的叶笛声串成哀转柔婉的曲,传到竹林那端的人心湖中,荡起清漪。

  本田菊脚步一顿,神色恍惚:“离人笑……”

  倏忽想起那个竹林月夜,月色为灯,竹枝作笔,沙土如宣。他写下洋洋洒洒的三个大字“离人笑”,教他读写咏唱。

  【清月沧桑~为谁梳妆……】

  年幼的自己靠在他怀中,听那优雅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回旋成歌。

  远远的,叶笛飘来的声调与记忆中的曲调渐渐重合。

  他颤抖地张口,轻颤的音节在微暗的天空下浮浮沉沉,和着那记忆中的声音和叶笛的曲调,与微弱的月光交织成了世间独一无二的戏谣。

  伫立许久,直到天色深紫,疏星点点,叶笛声隐隐约约,才再次迈开脚步,离开这处。

  明月清辉,倾斜柔美的戏谣——

  【卿可知,离别九日千不醉,清酒邀月,却闻昔日卿音容,那日离人笑。】

  

  大抵我想表达的就是,不经意来到竹林有些缅怀过去的菊,意外地遇见了倚竹休憩的耀的经历。而耀当然不可能有人来了都觉察不到……
  『离人笑』呢,是耀曾经唱给菊听的戏曲。也是承载了往日温馨的轻颂。当那婉转戏腔启时,无奈的现在与美好的过往便一瞬间交叠在这昔处竹林,然后又注定各自奔流,不复曾经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