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all语乐】妈嗨这院里的医生都是傻叉。

吃all语吗哈哈哈哈哈哈哈x
支使别人干坏事很符合我人设,不听话就让白桦桦电你哦XD

RAIN澄夏浅雨:

#一群雷安文/画手的爱恨情仇
#病院paro
#意思意思艾特登场人物,除了我都是大佬 @十里樱  @Hwya6  @五年BE三年HE  @流行解码  @是茨不是吃  @退击港口 受害者 @语乐



1.
语乐住院了。
他走在路上不小心被香蕉皮滑倒,朝着大地母亲摔了个狗啃泥,随后被不明人士用马给碾了腿。
他觉得自己这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医生,我还有救吗……”
语乐勉强地微微仰头,盯着自己疼得要死的双腿。
“你这是骨折了诶,稍等,我先把你的骨头复位一下。”
“诶等等,不需要麻醉吗?等等,真的不需要吗?……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栋楼里回荡着杀猪般的惨叫声。




2.
这傻叉医生叫落牧。
语乐觉得自己永远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操你妈的,落牧。
他还贴心地给了自己一辆破轮椅。
语乐愤愤不平地推着破轮椅光速移动着,他要举报,他一定要举报这个黑医院!
“?!”
急刹车。他差点撞人了。
“哎哟我的妈。”
池子被吓了一跳,俯身捡起散落的文件,又瞅了瞅语乐。
“你是新病人?……喔长得还可爱。”
我明明是帅!哪里可爱了!
说完池子就一脸友善地对他笑了笑。
“我觉得你需要被电电。”




3.
莫名起码就坐在了电椅上。
语乐还是懵逼的,“卧槽!我又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别电我啊!”
这医生叫白桦,人称白永信。传说被他电过的病人,不是狗带就是死翘翘了。语乐艰涩地咽了口唾沫。
“我怎么知道。既然池医生说你要被电你就一定得被电咯。”
白桦无辜地耸了耸肩,拉动了电椅的拉杆。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sjnsjwjfnejs%%㎎℉№㎎÷§÷”
语乐口吐白沫,失去了意识。




4.
黑医院,这真的是黑医院。
语乐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迟早逃不过狗带的命运。
怎么可能!我可是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
“哇,你就是从白教授手里活下来的病人吧!好厉害!”
一个医生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我叫黄蛋蛋,是你的主治医生。喏,这是我给你带的韭菜盒子,快尝尝。”
“我能不吃吗。”
语乐对韭菜盒子一脸抗拒。
“不能。”
黄蛋蛋笑眯眯的脸上露出了些许阴霾。
我靠合着这院里的医生都是腹黑啊?!
“就……就一口。呕——”
一口就吐了。




5.
语乐发誓,这一定是他吃过最难吃的韭菜盒子。
“小伙子,这韭菜盒子多好吃啊!深火火能连吃好几盒呢,你居然吐了!”
……你又是谁啊。语乐望着身旁自称“深火火”的怪异人士。
“我叫深火!也是医生哦!”
他爽朗地笑了笑。
“不会又是腹黑吧……”
语乐小声逼逼。
“深火,这里有我了,你去忙吧。”
又是一个白大褂高冷地走了进来。他推推眼镜,打量了病床上的语乐一番。
“就是你吐了我家崽儿的韭菜盒子?你知道他有多伤心么。”
茨宝勾起嘴角。
“你真有意思。”




6.
“停!”
顾玖鸢突然闯进来,朝着茨宝大声逼逼。
“你们干得丧尽天良的事情够多了吧!真还是医生吗!”
说着他扛起语乐,把他从十八层高楼的窗户扔了出去。
“噢这是院长的命令不关我事。”
然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7.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高空坠落的语乐,啪地——……睁开了眼睛。
“卧槽,原来是噩梦。”
语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这时,一个很眼熟的医生推进门来,说:“你好我叫落牧。还有门口一堆别看了,想进来就进来呗。”
这时,一大群医生从门口涌入,一张张地都是梦里的脸,豪不客气地扒了语乐的衣服——
“靠你们要干什么我不是基佬啊啊啊啊啊!”



END.


最后剧情越来越奇怪是因为我编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