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雷安】深夜食(bao)堂(she)

#半夜看美食剧的后果
#玩家安迷修的好友【套路兄弟】已上线
#说是报社其实并没有写出来(。)
#我流雷安,例行ooc,心血来潮产物不大走心
#大学生雷&校园周边小食店店长安
#跟朋友讨论了一下雷安结局八成要虐,那在这之前就愉快地不要命地撒糖吧【捂着肝




  月明星稀。

  小店的灯光下安迷修正低头忙着带鱼的腌制,也许几天后这种海味上筛落下来细碎松软的肉屑就能泡进清爽的高汤底下,与热气腾腾莹透柔软的白米组合成绝妙的搭配。

  店门似乎被推开了。一串急促的银铃轻响,安迷修抹了把额角,抬头看去。

  “两碗海苔猪骨拉面加培根速度点,哦卡米尔你要不要加甜品?”

  安迷修极其不善地盯着大大咧咧颐指气使,径自找了桌子坐下的来人,语气更加不善:“雷狮,你现在应该去复习期末考,而不是带着你弟来我这儿蹭吃蹭喝。我要打烊了。”

  雷狮盘起腿,歪歪扭扭地拧着身子,对上安迷修不忍直视的目光无赖一笑:“期末考本大爷还真没怕过。招待客人可是作为店主的基本素质啊安迷修,快着点。”又转头问卡米尔:“怎么样卡米尔要甜点吗?这家伙做草莓霜糖还行。”

  卡米尔深深看了一眼雷狮,迟疑了下点点头。

  安迷修瞪着雷狮一副大爷样缓缓吐出一口恶气,深知自己拗不过这家伙,转身叮叮咣咣地倒腾材料和厨具。

  安迷修从一溜整齐码好的密封干货罐里挑出点鱼干干贝,丢进烧沸的大锅里,待汤汁渐渐显色散出味道,拈了把香辛料与海苔屑撒开,盖上盖子任它咕嘟。

  面是已经揉好发完的,安迷修从大小均匀的几个面团里挑出两团,当做是雷狮的脑壳发狠地揉按捏搓,待面软硬合适后开始抻面。铺面不大,此时只有卡米尔、雷狮和安迷修三人,面丝砸在案板上的声音泄愤一样十分明显。然而雷狮饶有兴致地观摩安迷修跟面团较劲的样子,卡米尔在笔记本上敲敲打打,没人关心安迷修深夜劳作的火气。

  安迷修不爽地处理好面条,一抬眼看见雷狮快凑到玻璃窗跟前的脸。安迷修瞄了一眼,卡米尔没在看这边,对雷狮作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表情。

  雷狮接收到安迷修自以为狰狞的滑稽表情杵着下巴乐不可支,安迷修怕他笑得前仰后合的动作惊动卡米尔,抓起手边揉剩下的粉屑作势要往雷狮脸上砸,得来了雷狮隔着玻璃一个嘚瑟的挑眉。

  面条下锅煮,安迷修甩甩略微酸痛的胳膊,开始处理猪骨和培根。老实说,安迷修真心不大能接受雷狮这种正统与小众混合的搭配。不过想想雷狮身为富N代超高校级学霸还一副中二晚期的德行,也就觉得随其人了。

  高汤的香味已经从气孔里挤出来,安迷修把面条控水滤出,盛在白底金边的大号瓷碗里。椭圆粗面条被醇厚浓郁的高汤浇灌着缓缓展露出富有弹性的身躯,裹着薄薄油脂的猪骨排与边泛金黄的培根依偎一处,另一边码着深黛色松脆的海苔,仿佛咬一口就能听见让人牙根一软的“咔嚓”的声音。

  雷狮这次脸是真的抵到玻璃上了,安迷修一边对他不堪入目的蠢样给予了十成十的嫌弃一边擦着手,将两碗汤面放在托盘里,到窗口递出去。

  雷狮一蹦高站起来,到窗口另一头接过托盘,手指状若无意地摩挲安迷修手背上的肌肤,趁安迷修没发作飞快收回。若无其事地打量着碗里晶莹剔透色泽诱人的拉面,抬起头朝安迷修做了个口型:

  “啧啧,真贤惠。”

  安迷修对这句诚心诚意的赞美报之以一个真诚的白眼。

  雷狮端着拉面推给卡米尔一碗,抽了筷子开始秃噜自己的面条。相比之下卡米尔文静优雅的吃法简直闻者动容见者感慨,让安迷修不禁想要长叹到底谁才是大家族的私生子,真不是抱错了吗。

  但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他总感觉卡米尔在看他,以一种颇有深意的眼神。

  雷大爷那边呲溜得开心,安迷修这边还得忙活甜点。好在糕点坯子奶油果酱之类都是现成的,安迷修将草莓奶油塞进大嘴裱花里,挤在纸杯海绵蛋糕松软的坯子上,又换了细嘴裱花装上果酱画了只极其少女的兔子,最后从冷藏柜里挑出几瓣色泽鲜亮的草莓点缀在杯边和奶油上。

  安迷修将蛋糕也推出去,卡米尔刚起身,雷狮把他按下,窜到窗口这端接过了纸杯。不过这次安迷修没有给他故伎重施的机会,把蛋糕放下就收回了手。

  雷狮隔着窗玻璃对安迷修无声地眨了眨眼,安迷修用眼神回答:“眨个鬼。”

  雷狮回到椅子上把蛋糕给了卡米尔。卡米尔此时刚吃完自己那份与雷狮一样加了量的拉面,正优雅地擦拭嘴角,眼前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块看起来就热量超标的霜糖蛋糕。

  卡米尔:……

  大哥我是吃不胖但不代表我的胃撑不坏啊。

  卡米尔心很累。但是出于对甜点的喜爱以及浪费可耻的观念,他还是慢条斯理地舔着蛋糕上香滑酸甜的奶油果酱。

  安迷修应付完雷狮,开始收拾厨房。

  雷狮手杵着脸,目光跟着安迷修忙前忙后。那件暖棕色的围裙妥帖地裹着安迷修纤细有力的腰和优美起伏的胸膛,在厨具间穿梭的手指骨节分明,比雷狮见到的什么钢琴演奏家的只会在黑白键上虚张声势的手要好看得多。翡翠的眼眸专注地凝视手中的事务,额上流下汗珠时,全世界的光就都被锁进了那双眼睛里。

  啊……

  “好饿啊……”

  雷狮喃喃。

  想吃安迷修。

  卡米尔凝望一眼他的大哥,从蛋糕中抬起头向安迷修开口:

  “安哥。”然后在安迷修转过头来时快速道:“大哥有点感冒能不能麻烦你泡杯奶茶给他。”

  雷狮很惊讶卡米尔这样难得的自作主张,虽然他丝毫没有生气,反而能心安理得地多坐一会儿。他看着安迷修的反应,果不其然看到他一脸“原来笨蛋也会感冒”的震惊。

  安迷修什么也没说,蹲下翻箱倒柜地找茶包,终于在橱柜角落的小盒子里找到了几包还没失味的红茶包——下火的天气谁闲得喝热饮,都是安迷修自己泡红茶喝剩下的。

  翻出红茶包,贴在塑料杯杯壁上,向里面加两勺抹茶粉,插上速热机电源接上热牛奶,压个封粗暴地晃了两下,从窗口直接扔出去。

  “喏。”

  雷狮暂时性佩利附体,稳稳把冒着热气的浅绿色奶茶接到手里。

  安迷修薅掉除灯外所有电器的电源,把翻出来的材料一样不落摆回原位,擦净厨具扣在毛巾上,脱下围裙,环视了一周,走出迷你厨房,啪嚓一声摁掉了灯。

  “行了行了夜宵也吃完了,好好复习你的期末考去吧学年第四。卡米尔也是。”

  雷狮和卡米尔出了门,安迷修将卷门落下来锁好,抻着胳膊跨上自行车离开了装修温馨的小食店。

  然而雷狮躲在路灯后面,直到安迷修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咕嘟嘟地吹着泡泡,猛吸了几口奶茶。

  卡米尔在他身后,有一口没一口地卷着糖霜蛋糕,突然道:

  “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把大嫂娶到手啊。”

  “咳、咳咳咳咳——”

  雷狮一脸见鬼地回头,上下打量了卡米尔两眼:“不愧是我弟。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已经连续十一天晚上翘了期末复习和布置的论文来这里吃霸王餐了,我又不瞎。

  卡米尔心中如是说。

  雷狮啜着奶茶自言自语地向前走。

  “不过那蠢家伙也太迟钝了本大爷都表示得这么明显还……嗯?你的蛋糕还没吃完啊。”

  卡米尔捧着纸杯声音模模糊糊:“没。不过大嫂做的蛋糕真挺好吃的。大哥你快把他娶回来啊。”

  “哈,那你帮我?”

  卡米尔想了想。

  “嗯。”

评论(27)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