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樱

圈名=池子
暂离三年,不会更新,不要关注
#魔道曦澄薛晓‖凹凸瑞金雷安‖Aph耀厨‖低产渣能废写手‖懒得开坑懒得填坑
傻白甜专业户吃刀无能

天雷※安雷不吃,谁非给我推我就neng死你

【曦澄】破蝶续梦•柒

#原著续向,蓝大澄澄互看不顺→执手一生
#蓝曦臣:突然的尴尬使我耍了个心眼
#江澄:……
#金凌:气氛不大对总之先跑吧
#辣鸡作者:我都忘了更到哪儿了,要不你们先弃了养养再看【ntm
中考ing
以及依旧短小,后面都是我瞎叨逼叨

16.

  蓝曦臣一僵。

  果真冤家路窄。

  那边有人不依,辩道:“就算这一日,也够立个下马威了!我好不容易能把第一日操办成这样,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江澄听不得他顶撞,怒道:

  “金光瑶的东西不撤干净就算了,还管不住那群老东西的嘴。宴会上那么多人直想拿你开刀,你自己倒是清闲,只当不见。你是现在是仙家之首,兰陵金氏之主,知不知道?断没有宽恕不敬的道理!”

  蓝曦臣暗想,是舅甥俩为清谈会的事争吵了。听闻江澄所说,今日金凌惊异众人的修为和井井有条的布置大概也借了江澄的力。

  外送修为……照理说是要真元受损,休养数日的。蓝曦臣心道,这江宗主为外甥倒是毫不吝啬。只是当事人金凌似乎对这点毫无察觉,且理直气壮。

  或者说是心知肚明所以肆无忌惮?

  蓝曦臣未曾得以对他人有过丝毫依赖,即便是金光瑶的帮助也不能仰仗,此时心下微动。但顷刻,那丝不清不明的艳羡与柔软就消散了。

  因为江澄发现他了。

  确切地说,是发现假山后的人了。

  江澄只是停下了与金凌的争吵,指尖轻磕杯檐,貌似清脆的响声夹着凌厉气息与嗓音席卷而去:

  “不告而来非君子所为。为性命着想,有些事情阁下还是不要乱听为好。”

  蓝曦臣未生慌乱,拂袖抵去这一道劲息,自阴翳后走出,拢袖道:“江宗主。无心之举,多有得罪。”

  江澄一见是他便挂上冷笑:“倒不知泽芜君有这等闲致,不好生休息,偏到此处游逛。”

  蓝曦臣也笑:“真是过谦了,论闲致,江宗主不顾灵气匮乏夜访此处赏景才是叫人仰佩。”

  江澄一哽。不知道该想他知道自己传修为给金凌了还是该想泽芜君竟也会绵里藏针了。

  金凌转头看着舅舅,又看看蓝曦臣,弱弱地出了声:“那……既然两位有话相谈,晚辈也不便打扰了。先行告辞!”

  江澄对外甥睁眼说瞎话的本领瞠目结舌,回过神来,发觉已仅余蓝曦臣与自己两个人。

  “……”

  “……”

  江澄本不愿与蓝曦臣相见,蓝曦臣更没什么好说。只得沉默。

  场面十分尴尬。

  蓝曦臣站了一会儿,自顾自地踱步到亭中,坐下给自己斟茶。江澄坐在他对面,被他近乎厚颜的淡然唬住了,也没起身离开。

  两人相对而饮。风影飒飒,月华绒绒之下,竟生出几缕和逸的安宁来。

  江澄盯着自己的杯底,手指摩挲许久,终于想到了话题:

  “前些日子于笠泽之下……泽芜君是否得了我一样东西?”

  话说得隐晦,指的是那银铃。

  蓝曦臣当下明了。但他一抬眼,可能是江澄的眉眼太淡了,也可能是月光太柔了,又许是风吹得他头脑不清,揉出了些不该有的顽劣。他放下茶盏,故意道:

  “哦?江宗主可给过我何物?”

  他一脸无辜,江澄可打死也不信他忘了:“泽芜君贵人多忘事,水祟岩穴中,我可记得是将我随身银铃暂借于你。”

  江澄眉间未见急色,却有些许无措。蓝曦臣心下好笑,又想,那银铃想必也不是重要之物。于是他放下茶盅,微蹙眉,苦恼道:

  “江宗主确是借出过此物,我记得的。但……与江宗主进入那处阵法后,我是将他还给了江宗主的。你无印象?”

  江澄被他说得一愣。那时他满心注意力在那恶心的阵上,若蓝曦臣真的归还了,他确实可能不记得。况且蓝曦臣也没必要藏那一串无关紧要的铃铛。

  蓝曦臣看着他。他第一次见到江澄脸上流露出类似茫然的神色,桃杏形状的眼睁得滚圆,细长的眉不复冷漠戒备的弧度,随着眼睛柔顺向下。

  蓦然地,心尖痒了一下。

  江澄没多久恢复了淡淡的神色,道:“那便是我忘记了吧,泽芜君不必在意。”

  蓝曦臣又问:“说起笠泽,江宗主可方便告知,那之后是如何处理的?”

  谈到公事,江澄动作顿了一下,正色道:“我命下属完全破坏了那处水下阵法,确认没有复阵可能后,想及那个似乎有人曾居住的书房,又命管事追查那些典籍流出的方向,不过什么也没查到。”

  江澄耸了耸肩:“那些典籍的线索断了,我将它们暂时封存在莲花坞的禁书阁里。再让管事去查那个阵法出处,同样一无所获。”

  蓝曦臣:“那就这么不了了之?”

  江澄哼笑,眉尖轻挑:“你以为我经手的事会有‘不了了之’?泽芜君,你可能是忘了金光瑶跑到莲花坞来求我别给他添堵的事了。”

  ……哪有这事。蓝曦臣默默道,啼笑皆非却没反驳他。

  江澄继续说:“典籍和阵法两处断线,但终究死物比不上人的五感灵通。管事领了数十门生在笠泽附近村镇城池调查出入的往笠泽处去又已离开的人,在笠泽东北的云涟镇查到了端倪。”

  “当地仙门的修士说,曾有一伙身有诡异刺青的人,着黑斗篷,自笠泽方向而来,背着奇怪仙器,几个月前匆匆离开的。”

  “去了何处?”

  江澄意味深长地看了蓝曦臣一眼,不明地笑起来。

  “说起来,这事泽芜君着实无法旁观。那伙人去往的是……”

  “桐庐。”

  蓝曦臣的面色凝重起来。


这篇文的主线(有吗)打算写一个故事……是的我就是脑洞少女,不会写文专注瞎扯
在曦澄二人发展中就体现到了,反正现在看不出什么来哈哈哈x
一个虽然还没喜欢上却知道提前套路人的蓝大呀……
说起来,在很久没更之后,我就想,会不会我笔下这两人已经很ooc了?但是墨香太太的两人又是怎么样的?
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后来看了些角色分析之类的,还是没有头绪。
希望小天使和太太们给些建议,跪谢_(:з」∠)_
另外个人觉得很赞同一个说法,有的人觉得某个人物做了某个行为很ooc,但实际上原著所写的都是这一人物在这一场景中的心理、行为,换不同的对象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形式都可能发生改变。
所以……
哎呀我就瞎说说x

评论(11)

热度(78)